兩條尾巴的小狐妖和他家道長攻 BY 72度苦甜 (黑長直道長攻X傻白甜狐妖受)

香肉段段再一發,道長攻與狐狸受這種萌點設定百看不厭。
金句:修真界沒有什麼修為問題是一場雙修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兩場。


攻:沈淵 受:白棉 1V1 古風 短文 玄幻 修真 溫馨 寵愛 圈養

文案:
小狐妖:我能吸你的陽氣嗎?
道長:好。

1

小狐妖這是第一次下山。
聽娘親說,他們狐妖一族有個更好的修煉方法,就是找到那些陽氣非常旺盛的人吸取陽氣修煉。
至於為什麼要找陽氣旺盛的人,是因為陽氣吸多了會死人的嘛。
他們狐妖只是想修煉,又不是要殺人。

2

小狐妖覺得自己運氣不錯,這麼快就找到了一個陽氣很旺盛的凡人。
雖然面色冷淡了點,但是好帥哦~
小狐妖摸摸自己發紅的臉蛋。
客棧裡人幾乎都坐滿了,只有那個陽氣非常旺盛的凡人對面沒有人。
“你好,我可以在這裡坐嗎?”

3

原諒小狐妖的見識短薄,他根本不知道對面的人根本不是什麼凡人,而是一位修煉小成的道長。
道長也好久沒有見過這麼純樸的小妖了。
唔,還是隻狐妖。
身上很乾淨,沒有染過血腥……沒有戾氣,沒有亂七八糟的味道,妖氣也清清爽爽的。
那就留他下來做個伴吧。
道長覺得,憑自己的修為,這小妖也翻不出一朵花來。

4

兩人,呃,是一人一狐,一拍即合。
道長覺得總是看著自己的臉發呆的小狐妖很有意思。
這小妖對自己的容貌沒什麼意識吧?
如果不是幸運地遇上他,大概早被那些凡人吃掉了,丹鳳眼迷迷糊糊的微睜著,轉眸間自有一番風情,再加上小狐妖乾淨的氣質……
道長覺得自己也有點想彎。

5

小狐妖思考了五天,好像也沒想出來用什麼辦法吸道長的陽氣。
他嘆了口氣,總覺得這個凡人太難搞。
可是他不想走!
道長對小狐妖太好了,幾乎每天都有燒雞吃,偶爾在路上的時候,還會掏出點桂花糕和肉乾。
而且道長的身上也很好聞。
小狐妖歪著腦袋想,聽說吸完凡人的陽氣就要離開……凡人太脆弱了,陽氣經不起他們狐妖多吸的。
小狐妖猶豫了。
要不然……就別吸道長的陽氣了吧?
找另外的人吸好了。
小狐妖滴溜溜地轉著眼,這麼下了決定。
然後在道長懷裡睡著了。

6

“我們這是要去哪?”小狐妖被道長拐了十天之後,終於想起來這個問題。
道長捏捏他的小臉蛋,把小狐妖的頭髮揉亂:“我也不知道,師父讓我下山來歷練,走到哪算哪,順便看看有什麼人需要幫忙。”
小狐妖用崇拜的眼神看著他。
丹鳳眼睜得大了一點,瞳色稍微有點淺,配合著那張魅惑人心的臉……
道長輕咳了兩聲轉開臉。
有點想親親他啊。

7

到下一個城鎮的時候,小狐妖把一個男人打暈了扛回了房間。
道長回到房間的時候見到的就是小狐妖對著男人的臉看春宮圖的畫面,臉色一下子就黑了。
“你在幹什麼?”
道長一下把床上的男人丟了出去,至於丟出去後會發生什麼,躺在走廊上的那位就自求多福吧。
小狐妖眨眨眼:“吸陽氣啊。”
道長臉色更黑:“你可以吸我的。”
小狐妖無辜地瞪著眼:“可是娘親說吸了陽氣就要跑,那我就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

8

“誰說的?”道長半晌才反應過來,把小狐妖抱進懷裡,親親他,“我讓你吸,一輩子。”
道長覺得自己絕對是彎了,親一隻公狐狸的嘴,都覺得這麼軟這麼甜。
小狐妖眨眨眼,眼淚掉了下來:“可是娘親說凡人都很脆弱,陽氣吸多了要死的,我不要你死……”
道長一個頭變兩個大。
“乖,別哭,我不會死的,我又不是凡人,我是會收妖的道長啊……”道長親親他軟綿綿的唇,又親親他的眼睛,跟哄小孩一樣。
小狐妖頓時破涕為笑。
“阿淵,那給我吸陽氣吧!”

9

道長覺得這小妖絕對是生來剋他的。
好不容易把貼在自己身上的小妖扯了下來,誘哄道:“那我教你怎麼吸陽氣可好?”
小狐妖乖乖地點頭,然後聽道長的話爬上了床,坐在床邊一件一件脫衣服。
道長覺得空氣更熱了。
小狐妖穿著衣服的時候那張臉就已經無比誘人,特別是剛剛才哭過,這會眼睛紅紅的,臉蛋紅紅的,嘴唇也紅紅的……真是讓人忍不住想欺負他。
如今脫了衣服,那衣服下的風光更是美妙,肩背的線條極為流暢,骨架上的肌肉分佈十分均勻,道長在他的鎖骨上流連了一陣,立刻就注意到了白晳纖細的腰和那雙大長腿。
小狐妖大概是剛成年,下身的那寶貝還不大,小小的,一隻手就能圈起來,可是現下小狐妖卻好奇地用手握著小小狐妖,兩條大長腿互相蹭了蹭:“漲漲的……好難受……”
“……”
道長覺得他再不出手就不是個男人了。

10

道長也脫了衣服,坐上床去,把小狐妖抱在懷裡。
小狐妖好奇地戳了一下小道長:“那麼大。”
道長有點想把他幹死在床上。
道長的手挺大,能把握著小小狐妖的手一併握住,然後慢慢引著他在小小狐妖上滑動。
但是小狐妖弄了一下就不想動了,整個人窩進道長懷裡撒嬌:“你幫我弄嘛。”
道長的眸色一沉,伸出手……揉了揉小狐妖的屁股。

11

大約小狐妖的身體太敏感,這般揉了兩下,嗓子裡就含糊地發出了一聲甜膩的呻吟,丹鳳眼中也多了幾分媚色,那是狐妖的本能,即使小狐妖剛成年又沒幾年修為,狐妖魅惑的本事早已刻進了骨子裡。
但這點天然散發出來的魅惑力是迷惑不了道長的,不過道長喜愛小狐妖的純真,於性事上自然發出的媚意,就如同一味春藥,令他更加性致昂然。
道長伸出一指,插入了小狐妖後頭的小穴中。
要不怎麼說狐妖在這些方面有天賦呢,小狐妖也根本沒覺得道長用指頭摳著他後頭那處有什麼不適,頂多覺得有點脹滿的感覺,扭了扭腰,讓那手指戳得舒服一點,小狐妖便又窩在道長懷裡不動了。
手指的進入簡直十分順暢,若不是方才道長親眼見著小狐妖對著春宮圖都不知如何對床上的男人下手,他大概就會以為小狐妖自己買了香膏塗過這小穴了。
小穴的彈性也好,不一會兒就能容納三根手指了。
道長禁慾多年,遇上漂亮又乖巧的小狐妖就像火山爆發,當即就狠狠地衝了進去。
“呀——”

12

小狐妖未經人事,身上有一種別樣的乾淨氣息,和在床笫間無意中露出的幾分媚意,合在一起,亦有別樣的誘人風情。
道長捏著小狐妖的腰把他抱在懷裡,一邊揉著他的屁股一邊捏著小狐狸的腰,上上下下。
小狐妖乖得不像話,被弄得舒服了喉嚨裡就發出又甜又軟的聲音,被弄痛了就扣著道長的肩膀嗚嗚地哭。
道長的肉刃被小狐妖又軟又緊的穴纏著,簡直想死在他身上。

13

小狐妖坐在道長的懷裡,又細又白的小腿纏在道長的腰上,呻吟的縮著後頭的小穴,不讓道長離開。
道長愛死他的青澀而又直接的反應了,一挺腰,動作愈發瘋狂,連床話都說了不少。
“喜歡嗎?”
“喜歡……啊!”
“喜歡什麼?”
“喜歡……阿淵……”
“那小狐妖喜歡我的肉棒嗎?”
“喜歡……”
“連起來說一遍嘛。”
“喜……哈,喜歡……阿淵,啊~的,大,肉……啊……棒……”
“吸了我的陽氣,就是我的人了,知道怎麼叫嗎?”
“阿淵……”
“叫夫君。”
“哦,夫君……”
“再叫一遍。”
“夫君……啊!”

14

道長一邊撚著小狐妖胸口的紅蕊一邊用力貫穿小狐妖的穴。
小狐妖挺著胸口讓他摸,表情又純真,又放蕩。
道長低頭咬他胸口,小狐妖“呀”地一聲,小肉棒高高地立起來,射了。淫蕩的小穴裡頭也絞得緊緊的。
小狐妖喘著氣,勾著道長的脖子親他:“好舒服!夫君我還要!”
小穴絞得很緊,小屁股還亂扭。
道長用肉棒磨著小狐妖的小穴,磨得他整隻狐狸軟在道長懷裡,才柔聲在小狐妖耳邊道:“我的小乖,下次如果要夫君用大肉棒插插你,就要說‘夫君肏我’喲。”
小狐妖被磨得渾身熱呼呼的,變成一隻粉紅色的狐狸,湊上去咬了口道長的嘴巴:“夫君肏我~”
白裡透著粉色的肌膚,胸口兩點嫩紅的蕊尖,線條曼妙的柳腰,又細又長的腿……
道長揉著他那兩團白饅頭一樣的屁股,繼續苦心“耕耘”。

15

客棧房間的床搖了一整個晚上。
第二天早晨起床時,道長又被小狐妖纏著吸了一回陽氣。
道長想給小狐妖洗個澡。
小狐妖不肯:“我喜歡阿淵的味道嘛!不要洗掉!”
道長覺得自己真是完蛋了。
為什麼只是這樣他家小兄弟也蠢蠢欲動?

16

接著趕路。
道長心疼小狐妖,弄了一輛馬車。
結果小狐妖在馬車裡磨著道長的腿,硬是把道長磨硬了,然後把全身衣服都脫了。
然後……小狐妖覺得屁股後頭那塊骨頭癢癢的,就長出了一團白花花、毛絨絨的尾巴來。
兩條。
尾巴又軟又蓬鬆,占了大半個馬車的空間,擠得道長和小狐妖只能抱成一團。
道長抱著光溜溜的小狐妖,心情微妙。

17

小狐妖縮在道長懷裡,眨眨眼,掉下來一長串跟珍珠似的眼淚。
道長心疼得不得了:“小棉花怎麼了?”
——小狐妖大名白棉。
尾巴軟綿綿的,像一大塊棉花糖。
道長揉了揉尾巴上的毛,轉頭看還在哭的小狐妖。
雖然不知道小狐妖為什麼哭,但——
道長親了親小狐妖的嘴巴。
小狐妖的臉通紅通紅,像是要滴出血來,被親完後老半天還暈暈的。
道長想,二師弟哄小師弟的辦法還挺好用。

18

小狐妖半天才回過神,趴在道長懷裡悶悶的:“你真的不介意我是狐妖?聽娘親說,人類都特別討厭狐妖,說我們是狐狸精。”
道長捏他的鼻子:“哈哈哈。”
小狐妖瞪他:“笑什麼?”
道長抱著光溜溜的小狐妖,用下面又粗又硬的棒子去頂他的小屁股:“只是覺得狐狸精這個詞挺合適你的哈哈哈。”
小狐妖氣悶地轉過了頭。

19

道長還是抱著小狐妖一直笑。
後來就脫掉了褲子變色狼。
道長握著小狐妖的手,放到自己熱呼呼的棒子上。
小狐妖剛被道長親過,腦袋暈乎乎,連話都說不清楚:“辣木大。”
道長抓著他的手摸自己的棒子。
小狐妖哪裡都軟綿綿的,手也軟綿綿的。
被摸得特別舒服。
小狐妖很聽話,道長讓他摸,他就一直摸。
道長的聲音沙啞又低沉:“用力點。”
小狐妖臉紅紅,趴在他身上,眼睛水潤潤的,帶著一種渴求的光芒。
道長撐起身,松松地環著他的身子,親了他一口。
小狐妖眼睛亮閃閃,抬起屁股坐到道長的大肉棒上。
道長低咒了一聲:“小妖精。”
小狐妖被他突如其來地襲擊,舒服地叫了出來,聲音軟綿綿的,有點浪。
道長摸了摸他的尾巴根。
小狐妖的尾巴根可敏感,一碰那裡屁股裡就是一股水噴出來。
裡面又癢又熱,小狐妖忍不住蹭蹭道長的棒子,把它蹭得更加大了。
光溜溜的小狐妖趴在他身上直喘氣,又轉不過身,狠狠咬了道長一口。
道長一邊插入一邊在他耳邊低聲笑道:“小棉花,我第一次見你就知道你是隻小狐妖。你的尾巴……很漂亮。最後告訴你一個小秘密,我不討厭狐妖。我二師弟是花妖,小師弟是蛇妖。”

20

道長插入的時候用靈力在小狐妖體內看了一圈,才知道小狐妖這並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小狐妖是進階了,一時無法掌握體內的靈力,所以尾巴就藏不住了。
道長很心機地沒有說出他發現的事實。
也沒有說只要穩固了靈力,尾巴就能收回去。
反正他覺得現在挺好。
在小狐妖身上弄個陣法,凡人就看不到他了。
而且尾巴也挺好,軟綿綿,毛絨絨,小狐妖抱著尾巴睡覺的時候,道長就覺得整顆心都要化了。
小狐妖的尾巴根也敏感,摸一摸尾巴根,整隻狐狸就浪得出水。
道長默默地畫了一隻光屁股的兩條尾巴的小狐妖。
深深覺得自己可以去發展畫春宮圖的副業。
哦,小狐妖的圖是珍藏,不賣的。

21

後來道長覺得,其實小狐妖的尾巴收不回去,也沒有那麼好。
靈力掌控不好,尾巴收不回去,小狐妖也無法用皮毛變化出衣服,只能光著屁股跑來跑去。
小狐妖的身子是很漂亮的,但是也太漂亮了。
趕路途中,道長又忍不住在野外的草叢裡壓倒了小狐妖,又親又摸,最後吃掉。
真是太難辦了。
小狐妖體內的靈力還是不太好操控,他試了幾遍,只勉強將酸軟的肢體恢復,皮膚上那些被啃的又紫又紅的痕跡就只能放著。
道長抱著漂亮的小狐妖,有點煩惱。
好像怎麼都吃不夠啊……

22

道長想了半個時辰,終於想到了辦法。
他拍拍小狐妖的屁股:“變狐狸。”
小狐妖很慢很慢地眨眼。
睫毛又長又翹,像一把小扇子。
道長愛憐地看著他,親親他的嘴,又親親他漂亮的眼睛。
然後小狐妖“砰”地一聲變回了狐狸。
兩條尾巴的小白團子。
道長:“……”
沒親夠。

23

道長抱著軟綿綿的小白團子,親他的嘴。
舔了一嘴毛。
小狐妖吱吱地叫,兩條大尾巴捲著道長的脖子,爬上他的肩膀。
道長摸摸他的尾巴根,整隻狐狸都炸了毛。
小狐妖:“吱吱吱吱吱……”
道長:“……”
聽不懂。
還能不能好好甜蜜了。

24

道長天黑之前沒趕到下一個城鎮,只好在旁邊的村落借住。
畫了幾張符抵債。
小狐妖睏得睜不開眼,差點從道長的肩膀掉下去,被道長趕緊接住,抱在懷裡。
小白團子眼睛愛睏成一條縫,從縫裡瞧了眼道長,睡著了。
那一家的小孩想摸摸小狐妖,被道長擋了回去。
“他會咬人。”道長表情正直,語氣嚴肅。
是真的。
但那是因為道長壞心眼地讓小狐妖憋著,不讓射。
大寫的心機屌。

25

下一個城鎮不是凡人的城市。
道長把小狐妖的毛理得又白又亮,繼續上路。
平日道長總是冷著一張臉,誰也看不懂他在想啥。
也就沒人知道道長正在琢磨給小狐妖弄一身法寶的事。
道長是個很古板的人。
他喜歡小狐妖,也不後悔占了小狐妖的身子,只是有點可惜。
還有好多人不知道小狐妖是他家的呢。
要不回山門以後就補辦道侶儀式吧?

26

那個聚集了許多修士的小鎮入口,在一個凡人都以為總鬧鬼的廢棄寺廟裡。
事實上並不是鬧鬼,只是出入的鬼修有點多。
白天大變活人,晚上大變活鬼,可不是鬧鬼嗎。
道長從儲物戒指裡掏出一塊玉佩——這是門派發的制式法寶,作用不大,只是用來掩蓋妖修身上的妖氣的。
道長把玉佩煉成了一個玉鐲子,給小狐妖戴上,才進了小鎮入口。

27

但即便是做了這麼完善的準備,道長沒想到還是能沾上麻煩。
“哎,你等等——”一個女修從道長背後追上來,“你這狐狸怎麼賣?”
道長摸摸小狐妖的耳朵,冷冷地:“不賣。”
“我就要買你的狐狸!你開個價吧!”女修跺了下腳,臉色有點紅。
以前這一招她用得挺得心應手的,可惜遇上了一個彎的道長。
再說吧,她雖然長得挺漂亮,卻是遠遠不如小狐妖。
道長皺了下眉,抱著小狐妖閃遠了。

28

道長在客棧裡訂了個房間。
小狐妖終於變回了人型,抱著大大的尾巴。
“阿淵……”小狐妖抱著道長的脖子,丹鳳眼有點紅,“你不會把我給別人吧?”
道長想了想:“小棉花,和我簽道侶契約吧?”
小狐妖傻傻的眨眼:“那是什麼?”
“唔,簽了之後就和我綁定啦,跑不掉啦。”道長摸摸他的尾巴尖,誘哄道,“即使我把你丟了,你也可以通過契約的感應找回來……”
小狐妖放了點血,簽了契約。
全修真界等級最高的道侶契約,還是個死契。
道長高高興興地把小狐妖收進自己碗裡,扒光衣服抱住了依然光溜溜的小狐妖。
“知道道侶之間要做什麼嗎?”道長戳了戳小狐妖的小屁股。
又軟又翹。
小狐妖歪著頭:“夫君……肏我?”
道長:“……咳咳,這叫雙修。”
修真界沒有什麼修為問題是一場雙修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兩場。
小狐妖高高興興地趴在道長懷裡,兩條腿分開,屁股在小道長上蹭了半天。
道長咳了兩聲,肉棒對準了小穴,剛準備插進去,就被小狐妖一坐到底。
道長:“……”
小狐妖磨蹭了幾分鐘,抱著道長的脖子撒嬌:“癢癢的……”
道長哄著他:“要不要自己試試怎麼樣比較舒服?”
小狐妖呆呆地點頭,然後學著用腿把自己撐起來,再猛地坐下去。
結果用力太猛,整個身體都軟了。
小狐妖委屈地看著道長:“沒力氣了……”
認命吧,道長。
反正你也不捨得讓小狐妖累著。

29

雙修持續了七天七夜。
如果不是因為小狐妖現在的身體實在受不了了,道長還想多修幾天。
小狐妖累得睡過去了。
道長看著他乖巧的睡顏,心裡幸福得直冒泡。
可是他還有事情要辦……
道長擰緊了眉,最後畫了一道傳音符放在小狐妖手裡。

30

小狐妖醒過來的時候,沒見到道長。
手上有一張紙,有點像道長之前畫的符。
小狐妖歪著頭,學著道長把靈力輸進符裡,符裡傳來道長的聲音。
“小棉花,我去鍛器堂了,醒了可以出去看看,或者來鍛器堂找我。”
道長沒有丟下他呢。
小狐妖拿著傳音符聽了一遍又一遍,然後仔仔細細疊好塞到衣服裡面了。

31

小狐妖去找道長。
可是他不認識路啊。
也不認識字。
只好上街隨便拉了一個人。
“你知道鍛器堂怎麼走嗎?”

32

小狐妖的運氣不總是好的。
像是這次,就遇上了壞人。
明明他問的是鍛器堂,這人卻帶他進了醉紅樓。
噫,這名字,一聽就有問題。
但是小狐妖不識字啊。
他拉住了給他換衣服的一個婢女。
“我是來找人的……”
婢女吃吃地笑:“來這裡的人,哪個不是來找人的?好好待著,等你換好衣服,你找的人也就快到了。”
小狐妖慢吞吞地點頭,然後發呆。
拜他那張漂亮的臉所賜,哪怕是發呆也美得驚人。
一點也看不出來是隻呆呆的小妖。

33

醉紅樓的老闆在門外跟人聊天。
“這一批爐鼎裡倒還有幾個好貨色……”
“嘖,比起昨天我拐進來的那個美人,他們都不怎麼夠看啊。”
“真有你說得那麼好看?”
“當然。即使不能當爐鼎,肯定也有很多人想把他買回去做收藏的……眼神清純,卻媚骨天成……嘖,居然不是傳說中的天陰之體……”
“這種極品,還是留到五天後的拍賣會吧……”
“也好。”

34

小狐妖根本不知道他們說的是自己。
穿著漂亮的,有點輕薄的衣服坐在床上發呆。
好想把尾巴變出來啊。
可是道長說了在別人面前不能把尾巴變出來,會嚇到人的。
小狐妖呆呆地摸摸自己的尾椎骨。
道長什麼時候來呢?
等道長來了,他就可以把尾巴變出來啦。
還有雙修。
小狐妖抱著被子在床上開心地打滾。

35

小狐妖滾到第九圈的時候,老闆開門進來了。
小狐妖把婢女給他梳好的頭髮都弄亂了,衣服也被扯開了一點,露出白晳圓潤的肩膀。
老闆覺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怪不得用“媚骨天成”來形容……這真的是個尤物啊。
小狐妖眼睛亮了起來,看向大門,眼裡的光“咻”一下滅掉了。
老闆覺得似乎看到小狐妖身後有條尾巴垂下去了。無精打采的。
小狐妖抬起眼,可憐巴巴的:“阿淵呢?”

36

修真界似乎沒什麼修為高的人叫這個名字吧……老闆幽幽地想。
哎,就是一個修為低下的小玩意,如果真被什麼高人看中了,全修真界都該知道了吧?
畢竟這張臉太有辨識度。
剛拐到手還沒來得及補辦道侶儀式的道長:“……”
你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如果有知道道長和小狐妖是一對的人在這裡,那大概就知道,這根本不是什麼媚骨天成,純粹是給滋潤的。
剛雙修了七天就被人拐走了,眼神能不媚嗎?

37

五天後,道長出關,卻沒看到小狐妖。
通過道侶契約感應了一下小狐妖在哪裡……
醉紅樓啊。
等等,醉紅樓?!
就小狐妖那呆呆的性子,肯定不會主動去醉紅樓。
那就只有可能是別人拐走了。
道長面無表情地從丹田抽出了好久沒用過的本命寶劍。

38

道長是個劍修。
他疼小狐妖,但不代表是個傻白甜。
再甜也是甜給小狐妖看的。

39

道長拎著本命寶劍走進了醉紅樓。
一看就知道是來砸場子的。
十分直接。
來拍賣的客人跑了一半,剩下一半是覺得自己有能力扛住道長的威壓的。
看起來不關他們的事情。
那就看個熱鬧嘛。
被當成佈景板們的客人紛紛拿出了靈果靈酒,還有人從儲物戒裡掏出了食材現場燒烤,十分熱鬧。
一點都沒有被干擾的憤怒。
非常不嚴肅。

40

小狐妖正好被人推上拍賣台。
真是十分狗血。
但道長出現之後就沒人管得著他了。
整個醉紅樓的人都在頭疼,到底是誰惹到這位殺星了。
這可是十殺真君啊。
二十歲被一個邪修追殺生生結出了金丹,反過來將百惡榜前十逐個斬於劍下的十殺真君啊。

41

小狐妖趁亂從台下跳下來了。
“蹬蹬蹬”幾下跑到道長面前,張開雙手。
眾人:“……”
都什麼時候了,這爐鼎還想著邀寵。
就不怕被十殺真君一劍劈了。
美人太美,但馬上要血濺當場,全場圍觀的人都不太忍心,乾脆閉上了眼。
眼不見為淨嘛。

42

半晌。
沒動靜,也沒感覺到劍氣。
眾人紛紛睜開雙眼,看到的是美人穿著一件紅色的法衣,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多了一支瑩白的玉簪,被十殺真君抱在懷裡。
眾人:“咦?”
一定是我睜眼的方式不對,容我再睜一次。
小狐妖遺憾地看著角落裡一個正在燒烤的修士。
烤焦了。

43

道長抱著小狐妖,親親他的眼睛:“怎麼到處亂跑?”
小狐妖茫然地瞪著眼:“沒有啊,這裡不是鍛器堂嗎?”
在座的所有人,終於見識到十殺真君是怎樣瞬間讓春天變成冬天的。
道長眯了眯眼,隨手揮出一劍——
醉紅樓的大廳和那些養著爐鼎的樓閣,全都碎了。
人是沒傷到,但光是收拾現場,估計也夠嗆。
道長攬住小狐妖的細腰,凌空躍起,聲音不大,卻能清晰地傳到每一個人耳中:“我的人,也是你們能動的?”

44

道長的二師弟和小師弟湊熱鬧趕上這場面,也有點傻。
小師弟目瞪口呆地去拉二師弟的衣袖:“二師兄,大師兄……不會是被奪舍了吧……”
二師弟搖搖頭:“劍意未變,但掌控劍意的能力再上一層,應是本尊無疑。”
“那誰能告訴我大師兄懷裡那個大美人是誰啊啊啊!”
二師弟心中暗暗想:大美人?哼,能有我美?

45

修真界傳言,實力絕強又年輕俊美但是脾氣不太好的十殺真君終於有道侶啦!
“聽說不是道侶,是寵侍。”
“還不是一樣,總之都不能惹,誰惹誰死。”
“醉紅樓把十殺真君的寵侍拐回去拍賣,然後就倒楣了……”
“那他道侶長啥樣?”
“很美,非常美。”
“……”
廢話。

46

道長身邊有人了。
很多人也蠢蠢欲動起來。
首當其衝的就是之前要買狐狸的女修。
道長出去給小狐妖買了糕點,回來就發現小狐妖紅了眼圈。
這又是怎麼了?
然後才發現小狐妖對面坐著一個女修。
至於女修是誰,道長表示,不認識。
“怎麼了?”道長拿了一塊糕點餵小狐妖。
小狐妖想了想,道長說過別人跟他說了什麼都要和道長說的。
咽下一口糕點,小狐妖聲音軟綿綿的:“她說我沒資格做你的道侶……她才有資格……”

47

小狐妖不知道道侶是什麼,但道長說道侶就是能過一輩子的人。
不能做道長的道侶=不能和道長過一輩子。
小狐妖猛地抱緊道長,幾乎整個人都纏上去了。
如果不是道長勒令不讓他在有外人的時候把尾巴弄出來,小狐妖的尾巴都要纏到道長身上了。
生怕丟了似的。
道長哭笑不得,卻也沒捨得說責備的話。只是面色更加冷淡,目光如劍,似乎要刺透那名女修的瞳仁。
道長突然想起來她是誰了。
之前要買小狐妖的那個女修。
小狐妖估計是想起她上次說的話了,總怕道長丟下自己。
道長連劍都沒拔,給了她兩道劍氣。
“我自己挑的道侶,還需要你們評判?多年不曾斬殺幾個叫囂的傢伙,還當真以為我的脾氣變好了?小棉花膽子小,今日我不想見血,滾吧。”

48

道長言出必行,說不見血就沒有血。
冰冷的劍氣割開她的臉,一滴血都沒有。
可是那劍氣卻一直無法驅散,傷口不能癒合,連結疤都做不到,只能維持著那醜陋的傷口。
自此沒有人再敢去打擾道長和小狐妖。

49

也許還是有人敢打擾的。
道長甩出劍氣之後就沒再看那女修一眼,餵了小狐妖幾塊糕點後,發現手上有點糕粉,乾脆塞到小狐妖嘴裡舔一舔。
小狐妖很聽話。
道長湊近了點,低沉地笑:“小饞貓,吃得滿嘴都是。”
小狐妖摸著紅紅的臉蛋,哎呀,阿淵的聲音也好好聽~
道長湊過去親親他,捲走他嘴角的碎末。
小狐妖笨拙地回應,舔舔道長的唇,傻傻的笑。
小師弟捂住眼睛,手指張開一條筷子那麼大的縫。
光天化日下就親親摸摸的,嘖嘖嘖……
大師兄這輩子的節操全在自家道侶身上掉光了。
伸手在道長眼前晃:“大師兄,我們坐在隔壁桌半個時辰了,你有看到我和二師兄嗎?”
道長:“……”
這是誰,並不想認識。

50

小師弟圍觀了道長和小狐妖吃飯的全過程,表示自己已經瞎了。
快把嚴肅正直的大師兄還回來!
被道侶忽視的二師弟不太高興。
尤其是自家道侶對大師兄家的道侶表現出了明顯的興趣。
二師弟想了想,把小狐妖拉到一邊。
二師弟:“你希望大師兄更喜歡你嗎?”
小狐妖點點頭,聲音依舊軟綿綿的:“想~”
二師弟聽到這聲音,骨頭也不由得軟了,心裡暗暗想:怪不得大師兄把他當成寶貝一樣供著,這樣的美人,誰扛得住啊。
然而他還是昧著良心拿出一包藥粉:“你把這個放到大師兄吃的東西裡,只要一點點就好。”
小狐妖的丹鳳眼瞪得大大的,似乎在說:“這麼神奇?”
二師弟心中湧現了一點罪惡感。
咳,不過,反正是道侶嘛!

51

二師弟轉身就把小師弟打包帶走了。
理由是大師兄要和小狐妖做愛做的事情了。
小狐妖給道長熬了一鍋雞湯。
想起二師弟的話,掏出藥粉放了一點點。
然後又放了一點點。
小狐妖看了看雞湯的分量,心想如果道長只喝一碗怎麼辦呢。
然後又放了很多點。
小狐妖嘗了嘗,唔,沒什麼奇怪的味道。

52

道長很喜歡小狐妖燉的雞湯。
事實上,只要是小狐妖做的他都喜歡。
就是這麼沒有原則。
那鍋湯有一大半進了道長的肚子裡,另外一小半和湯裡的雞肉被小狐妖吃掉了。
小狐妖從湯碗裡抬起頭,悄悄地看了道長一眼。
他那麼喜歡阿淵,再多喜歡那麼一大點,也沒有關係呀。
漂亮的丹鳳眼像是帶著小鉤子,那勾人的。
道長看著他那偷偷摸摸的模樣,把人拉到自己大腿上,狠狠親了一口。
小狐妖被親得暈暈的,整個人像泡在溫水裡,道長親他的時候,總忍不住磨蹭道長的大腿。
道長壓低聲音,他知道小狐妖最喜歡他這個時候的音色:“小棉花,你硬了。”

53

“唔……”小狐妖輕輕哼叫出聲,雙腿纏上道長勁瘦的腰使勁磨蹭,全身上下都軟綿綿的,只有一個地方硬邦邦的。
道長拉開他的衣服,在鎖骨上親了親。
手指撚起一點蕊尖,揉了揉。舌頭慢慢舔了過來。
小狐妖喘著氣,把道長的頭抱緊了,耳根泛上漂亮的粉紅色,丹鳳眼茫然地睜著,漫出幾分媚意。
道長撩開衣服的下擺,尋到小狐妖最硬的地方,握上去,不緊不慢地套弄。

54

小狐妖很快激動地射了出來。
全身都軟綿綿的,像一塊超大號的棉花糖。
道長興致勃勃地拆著糖果紙。
褲子已經被扒掉了,露出白白嫩嫩的兩瓣屁股;上衣被扯開,露出一大半的肩背。
外袍鬆鬆垮垮地掛在身上,穿了比沒穿還色情。
道長拆糖果紙拆了一半就不管了,直奔重點。
小狐妖的小穴又緊,又濕,又軟。
嗯,比棉花糖還甜。
道長慢慢地動了幾下,發覺小狐妖沒什麼不舒服,就不是那麼溫柔地抽插起來。
像是一直以來壓抑的慾望,全部爆發出來。
而他不願意繼續隱忍。
小狐妖的尾巴從尾椎後慢騰騰地長出來,一大團,纏著道長,大聲地呻吟起來。
道長把小狐妖壓在床上,身下胡亂拋了一床的衣服。
道長一點也不溫柔。
小狐妖被弄得全身都在發抖,哭得慘兮兮的,眼淚糊了一臉,不知為何卻仍然漂亮得驚人。
“阿淵,你輕點……嗚……”
小狐妖被壓在道長身底,早已到達頂峰的小穴根本經不起這般蹂躪,卻還是戀戀不捨地夾著道長的肉刃。
道長低頭看著滿臉淚水的小狐妖。
唔,怎麼辦呢……更想弄哭他了。

55

這次雙修的時間持續得格外長。
小狐妖的後穴裡被灌滿了精液,又流出來,沾得滿張床都是。最後累得昏昏沉沉的,倒頭睡著了,根本就沒發覺道長的肉棒還插在自己身體裡頭。
道長饜足之後,伸手將小狐妖抱緊了一點,捏了捏他的臉,哭笑不得。
他那樣的狀態,絕對不正常,小狐妖也是。
二師弟不知道又給了小狐妖什麼奇怪的東西。
都敢給他下春藥了啊……真是不教訓不行。

56

道長把二師弟給小狐妖的那包藥粉扔掉了。
二師弟煉的藥,誰知道有什麼奇怪的副作用啊……還好這次沒事。
“別人給的東西,不能吃。別人說的話,也不能全信。”道長一臉嚴肅地“教育”小狐妖,到後來,表情慢慢柔軟下來,“小棉花,還有一點,你要永遠記得。如果有人跟你說我不喜歡你,那一定是騙你的。”
小狐妖垂下眼簾:“嗯,我也……最喜歡阿淵了。可是……我是不是又給阿淵惹麻煩了?”
小狐妖雖然不經世事,卻也能分清別人的善意和惡意。
之前“帶路”的那個人沒被他分辨出來,是因為那人偽裝得太好。
後來他還是有感覺到不對的,但是因為太相信道長了,就忽略了。
“我的小棉花,才不是麻煩。”道長包住他的拳頭,拉進懷裡,親親他軟綿綿的臉蛋,“我喜歡小棉花,所以想寵著你,疼著你,給你做法寶,烤雞翅膀,趕跑所有欺負你的人。而你,只要喜歡我就好。”

番外一 見家長(不)1

道長把小狐妖帶回了門派。
連一聲招呼都沒打就領著小狐妖見了師父。
小狐妖緊張得連話都不會說了。
師父是個美大叔,看上去非常親切。
師父只是微微一笑:“你從小就喜歡自己拿主意,只要你喜歡,我沒什麼意見,而且……這次你回山門,身上總算有些人氣了。”

2

師父把小狐妖留了下來。
小狐妖雙手都快絞成麻花了。
師父倒了一杯茶,遞給小狐妖。
小狐妖小心翼翼地接過,然後舔了一小口,規規矩矩地把杯子放回去。
師父爽朗地笑起來:“我總算知道沈淵為什麼那麼喜歡你了。”
又乖,又軟,又漂亮。
小狐妖疑惑地抬眼看著師父。
丹鳳眼做什麼表情都隱約有著勾人的感覺。
師父垂下眼:“你想知道沈淵過去的故事嗎?”

3

小狐妖在師父的洞府裡,從早晨坐到黃昏。
道長終於忍不住想進去找人的時候,小狐妖出來了。
出來的時候,第一句話是:“阿淵,我們雙修吧。”
道長抱著他,從頭看到腳:“師父有沒有為難你?”
小狐妖眼睛睜得大大的,很認真很認真地看著他,像是要把他牢牢地刻在心裡。
道長又問了一遍,他才搖搖頭:“沒有啊,師父人很好的。”
道長輕輕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小壞蛋,不准誇別的男人,即使那是我師父也不行。”
小狐妖親親他,笑嘻嘻的:“因為他對阿淵好,所以是好人。”
被莫名其妙發了好人卡的師父:……
道長忍不住親住小狐妖,舔舔他的唇,又伸進去弄他的舌頭。
他的小狐妖啊……雖然真的不太聰明,有時還傻傻的,可是真的很窩心。
剛好路過的其他弟子:猝不及防地被大師兄餵了一頓狗糧……還是甜得嚇死人那種……

4

小狐妖聽師父說,道長從小就沒什麼感情,也不怎麼親近自己的父母,所以才被丟給師父養的。
小時候的道長,總是板著一張包子臉。
原本有很多人跟他玩的,後來都被他一張冷臉嚇跑了。
直到現在,道長仍然是個酷到沒朋友的存在。
哪怕是他的二師弟和小師弟,也是不敢在他面前造次的。
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有真心喜歡上一隻狐妖的一天,大概會讓整個門派的人的下巴都掉下來的。
師父跟小狐妖說:“除了他那把劍,沈淵從小到大都沒喜歡過什麼人、甚至是東西,但他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是真的開心,這樣就夠了。沈淵給我傳過信,我本來想著,即使你性格多糟糕,也看在沈淵的面子上,點了這個頭。沒想到是這麼招人的孩子……如果你有空,就過來陪我聊聊天吧。”

5

小狐妖把師父的話原原本本跟道長說了。
道長趕緊取出本命寶劍帶著小狐妖跑了。
廢話,此時不跑更待何時?他一點也不想看到小狐妖圍著師父轉。
明明是他的道侶!
道長馭劍到洞府門口,停下來,親了小狐妖一口:“小棉花,就在這裡雙修好不好?”

6

道長的修為高,所以門派給了他一座山當洞府。
周圍很空曠,但也不代表就沒人圍觀了,畢竟修士們有神識這回事。
但要隔絕別人的視線也是可以的。
道長不打算遮。
敢看小狐妖的身體,分分鐘捅死不解釋。
十殺真君就不是個講理的人。
但……光天化日之下,也是挺羞恥的。
然而小狐妖才不會覺得羞恥呢。
高高興興地掛在了道長身上。

7

道長感覺有點挫敗。
小狐妖太主動了感覺也不太好……
好久沒見到小狐妖羞澀的模樣了。
但是小狐妖脫掉衣服之後,他就沒心思想這些了。
小狐妖蹲下身去,伸手握住小道長。
小道長一下子變成了大道長。
小狐妖的動作很青澀,一點也不熟練,慢吞吞的,還老是把道長卡在不上不下的地方,但是道長看著小狐妖,幸福得要飛起來。
道長一直硬著,無論小狐妖怎麼摸,他也沒有射。
弄了半天的小狐妖難過得快要哭出來,道長才握住他的手去摳上面的小洞,終於射了出來,還正好對準了小狐妖的臉。
小狐妖呆了一下,表情有點沮喪:“對不起……我是不是……太笨了……”
道長擦掉小狐妖臉上的精液,一點也不介意那味道,親親他的臉:“你再笨我都喜歡,變成什麼樣我都喜歡。”
小狐妖又有點開心。
“師父說,你以前一直沒有朋友……”小狐妖說到一半,腦子卡住了。
道長終於知道今天小狐妖為什麼這麼主動了。
“不用朋友,我有你一個就好了啊。”

8

據可靠消息,大師兄帶著道侶回山啦!
這個消息,不到一天,就長著翅膀飛滿了整個門派。
是真的長著翅膀——畢竟是折紙鶴做的通訊符。
不過,這個消息傳得有點歪。
從一開始的“大師兄最寶貝他家道侶了”,變成了“大師兄一直抱著他道侶,寶貝得緊呢”,再到“大師兄簡直當他道侶水晶人似的,大概是懷孕了”,最後的版本中,道長和小狐妖的孩子都能打醬油了。
呃……好像……確實沒人強調過小狐妖是個男的。
於是大家紛紛表示很想見識一下這位收服了最難搞的大師兄的“高人”。
結果……

9

大家面面相覷,那條消息誰傳的啊,這明明是個男人,男人,再美也是個男人能生個蛋?
而且美人太美,還是一副剛被蹂躪過的模樣,渾身上下散發著情慾的味道,實在是對道心的重大挑戰……
道長淡淡地看了他們一眼。
有人的腿肚子開始發抖。
“那啥,大師兄,我們就來看看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沒事我們就……走了啊!”
爬上飛劍,比兔子跑得還快。
小狐妖眨眨眼:“他們……是來做什麼的?”
道長抱著軟綿綿的小狐妖,懶懶的不想挪窩,信口開河道:“啊,他們是知道了我們已經結成道侶了,來幫忙弄大典的。”
什麼他們不是真的來幫忙的?沒關係,道長會讓他們幫的。
小狐妖點點頭,鑽進道長懷裡縮成一團:“我們是道侶了啊……真好。”
道長低頭親了他一口。
是啊……真好。

番外二 大典1

圍觀小狐妖的師兄弟們,都被道長虐了,然後哭哭啼啼的跑去張羅道長和小狐妖的大典。
說是道侶大典,但因為契約已經結過了,所以只是把修真界能排的上名號的人都請過來而已。
開完這次大典後,大概也就沒有誰會覺得小狐妖軟弱可欺了。
畢竟,嫁得好……也是實力的一種。

2

雲遊四海的道長爹娘收到了請帖。
嗯,大兒子有道侶的消息居然是從別人嘴裡聽說的,也是無語了。
小兒子是個皮孩子,從小就對人一見鍾情跑了,大兒子也不親近他們這對爹娘,說來真是心酸。
雖然大兒子比小兒子遲了足足二十年才找到道侶,但在修真界,四十五歲年紀還算小的。
師父至今還是單身狗一隻呢。
大兒子從小就和他們不親近,安安靜靜的,結果一聲不吭就找到了道侶。
可惜請帖是掛在靈獸身上送過來的,否則道長的爹娘一定很願意跟人聊一下他們的大兒媳婦。

3

弟弟聽到消息後,也馬上趕到了道長的門派裡,去見見自家的小嫂子。
結果剛進道長的洞府,就看到了道長和小狐妖抱在一起。
還是光溜溜的。
嘖嘖嘖。
還沒等弟弟欣賞夠活的春宮,就被一個玉枕砸了出來。
很明顯,弟弟被道長發現了。
弟弟:“……”
是親哥哥嗎。
雖然都是修道的,小小一個玉枕很輕易就躲過了,但弟弟還是非常不高興。
緩了半天才回過神。
弟弟:“嘖嘖,那身段,那美貌,真是個美人啊……”
杵在旁邊當石像的人:“……”
皺了皺眉。

4

弟弟住了下來,就在道長隔壁屋。
弟弟直到晚上也沒有見到道長,別的不論,壓在自己身上的這個傢伙……
“不,不行了啊,混蛋……哈,你今天,發什麼瘋……”
沈默寡言的道侶,哦不是,魔劍修先生,皺了皺眉:“你誇他美貌。”
弟弟:“……”
“你最美,你最美行了吧?啊啊啊啊混蛋你輕點啊……唔……”
嗯,這個時辰,很適合道侶們做些什麼呢,比如說雙修。

5

修真界的道侶大典都是很迅速的。
準備了五天,就要正式開始了。
這在某些人眼中,連閉個關的時間都不夠。
但關可以不閉,十殺真君的道侶大典卻是不能不來的。
好多人都等著見識十殺真君的道侶呢。
結果,後果是——
參加大典的道友們都被閃瞎了狗眼。

6

道侶大典前,有一段很長很長的祝禱詞。
大意就是,道長和小狐妖是彼此情意相合而成婚,自此以後願大道相合,長生共走,希望得到天道的承認。
但實在是太文縐縐了,小狐妖不識字,覺得這些詞拆開了他都認識,合在一起卻完全聽不懂。
然後開始站著打瞌睡。
道長感覺到他要掉下去,趕緊撈回來,低頭一看,無奈地笑了。
“小棉花,別睡。”
道長的聲音很好聽,小狐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用手環著道長的脖子,整個人貼在道長身上,眼睛裡一片茫然:“唔?”
“好睏——”又聽了沒多久,小狐妖開始揉眼睛。
道長親親他的臉。
“別睡。睏了告訴我,親親就不睏了。”
小狐妖眼睛亮得出奇,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親這裡!”
眾人:“……”
並沒有人想看你們秀恩愛好嗎。

7

據說道長和小狐妖的道侶大典過後,修真界掀起了一股找道侶的浪潮。
此為後話不提。

8

道侶大典過後,大家都散了。
道長帶小狐妖回了婚房,前幾天奴役他的師弟們趕工的。
牆上掛滿了亮晶晶的寶石和靈玉,地面全鋪滿了各種各樣的漂亮皮毛,都是在那些吃人的大妖身上扒下來的。
牆上鑲嵌的夜明珠散發著柔柔的光芒。
道長哄著小狐妖喝交杯酒。
“在凡人界,結婚,是要喝交杯酒的。”
小狐妖聽話地拿起酒杯,按道長說的,兩個人的手臂交纏在一起。

9

“嗯,好辣……”小狐妖淚汪汪,一點都不好喝。
道長笑瞇瞇。
“小棉花,交杯酒……是這麼喝的。”
道長的聲音直接在神識內響起,小狐妖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溫柔地吻住。
又舔,又吸,又咬。小狐妖只覺得自己的嘴巴被當成了什麼美味的糕點,但他還被吃得很開心。
道長的溫柔,夾著辛辣的酒液,迸發出明亮的火星。
小狐妖興致勃勃地纏上去,吸幹道長嘴裡最後一滴酒液。
“嗯,甜的……”唇舌分離,小狐妖臉上浮起兩團可愛的紅暈。
小狐妖似乎有點遲鈍,慢慢地眨了下眼,睫毛像一把小刷子,輕輕地勾在道長心上。

10

“真乖。”道長摸摸小狐妖又軟又細的頭髮,將他抱到床上,一件一件脫掉他的衣服。
小狐妖有點醉了,看著他傻傻的笑。
半晌,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脫光了,就爬起來,去拉道長的腰帶。
“嗯……”小狐妖有點喘氣,嘴裡逸出幾聲呻吟,趴在道長身後歇了一下,繼續脫衣服。
道長笑著看他動作,卻看到小狐妖脫了幾次也沒脫掉,沮喪地趴在了床上,自己伸出一根手指,戳進了軟綿綿的小穴……
道長:“驚!”
如果這都沒反應,那大概是聖人了。
道長從容不迫地脫掉自己的衣服,只有下身精神地站著的棒子洩露了他的心思。
小狐妖插進小穴的手指被抽了出來,淚汪汪地轉頭看著道長:“阿淵,裡面癢……”
道長揉揉他又軟又翹的屁股,把自己的大肉棒插進去,親了親小狐妖的嘴。
還有一股酒香,甜甜的。
床上也鋪了厚厚的皮毛,白嫩嫩的小狐妖被皮毛包圍著,更加誘人了。
小狐妖趴在床上,把屁股高高地翹起來,好讓道長能夠插到更深。
但是道長今天格外溫柔。
溫柔地親小狐妖的嘴,溫柔地親他的肩膀,背部……連下身的抽插,都格外溫柔。
小狐妖已經和道長雙修過無數遍,作為一隻狐妖,已經是媚骨天成,這身體放浪無比,自然是忍耐不了這樣溫柔的動作的。
“阿淵……”小狐妖把自己埋在枕頭裡,淚珠子不停地往下掉,“深一點,快一點……”
道長深吸一口氣:“小棉花,我怕把你弄壞了。”
小狐妖似乎不再說話,只是喘著氣。
道長突然一個深插,腫脹的兩個囊袋也打到了小狐妖兩瓣白花花的屁股上,額上冒出了密集的細汗。
他快忍不住了。
道長沒有發覺,有一抹鮮紅,慢慢地爬上了小狐妖的耳朵。
“那就把我弄壞吧。”小狐妖有點期待,又有點害羞地說。
春意無邊,此處獨佔八分。

番外三 婚後日常 1

“洞房”持續了三天。
小狐妖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身上到處都是青青紫紫的顏色,而且散發著一股濃濃的味道。
小狐妖覺得那是道長的味道。
唔,裡面也滿滿的。(光做不修煉的後果。)
小狐妖捂著紅通通的臉蛋,心想阿淵真是太棒啦~
可是,阿淵去哪了?
見不到道長的小狐妖有些心慌,從床上起來四處找道長。
可是他忘記自己什麼都沒穿,小穴裡滿滿的還是道長的“精華”,走動起來的時候,那裡頭白色的液體就順著大腿淌了下來。
——道長回到婚房時看到的就是如此香豔的一幕。
“看來小棉花還沒有被我玩壞嘛,我們繼續。”

2

道長和小狐妖沒羞沒臊地過了七天。
然後道長去處理那些同道們給他們送的賀禮了。
留下來小狐妖一個人。
小狐妖眼晴滴溜溜地轉。
他還沒見過小時候的阿淵呢。
阿淵那麼好看,小時候肯定也長得很可愛。
小狐妖想了想,跑到了道長從前住的房子裡“參觀”。

3

道長從前住的房子挺單調的。
一個靜心用的蒲團,還有一大堆廢劍。
小狐妖翻了翻,還有幾套舊衣服,沒了。
小狐妖悶悶地鼓著臉,把道長的枕頭拆了。
枕頭裡面掉出來一個東西。
小狐妖:嗯?
這是什麼。
好像是一本書。
小狐妖興致勃勃地翻開,結果發現上面都是自己。
光溜溜的自己,和光溜溜的道長。
小狐妖看得津津有味。
哇~還可以這樣子。

4

作為一個大師兄,道長除了奴役師弟們,該做的還是要做的。
處理完賀禮他就去給師弟們講了半天的劍法,才得以脫身。
回到新洞府以後就發現一隻光溜溜的小狐妖。
小狐妖沒穿衣服,兩條大尾巴晃晃悠悠地搖了下,手裡還拿著一本書,開心地衝到道長面前:“阿淵阿淵!這個好厲害,我們試試好不好?”
道長看了看他手中的書,原來是一本春宮圖,原作者,是他自己。
道長:“……”

5

小狐妖跨坐在道長的大腿上,握著道長的肩膀拼命搖:“阿淵阿淵,你給我畫好多好多那個畫好不好?”
道長:“……”好幸福,幸福得想流鼻血。
小狐妖扭了扭腰:“好不好嘛?好不好?”
道長抹了一把鼻血:“……好。”

6

畫畫嘛,總要收點報酬的。
道長解開腰帶,露出早就硬邦邦的陽具,抓著小狐妖的手摸上去:“喜歡嗎?”
小狐妖兩眼亮晶晶,學著道長從前摸他的方法,摸摸小道長:“要雙修嗎?”
道長失笑,親親他的眼睛:“這次我們來試試新的雙修功法。”
小狐妖斬釘截鐵:“好!”
說著扭著腰把屁股湊上去,饑渴的小穴堪堪將小道長的頭吃了進去。
道長:“……”

7

道長的聲音有些沙啞:“小棉花,之前我讓你那麼舒服,你也讓我舒服一下,好不好?”
小狐妖自然是答應的。
他的阿淵那麼好!
可以讓阿淵舒服也是很了不起的事啊!
於是小狐妖被哄著,慢慢地用嘴將道長的大肉棒含了進去。
大概狐妖天生就有這種技能加成吧。
小狐妖雖然是第一次做,動作也很青澀,卻沒有一次把牙撞在小道長身上。
道長當然是很舒服的。
具體表示為越來越粗的呼吸聲和喘氣聲。
小狐妖沒有什麼技巧,但這都不重要。只要想到自願幫他這麼做的是小狐妖,道長就能幸福地飛起來。
最後道長射在了小狐妖嘴裡。
小狐妖吞下道長的精華,嘴唇被磨得紅紅的,抬起頭,期待地看著道長:“阿淵,舒服嗎?”
道長意味深長地看著他:“等會我也幫你舔舔,你就知道舒不舒服了。”

8

道長舔的當然不是小狐妖的性器,而是後頭那朵小肉花。
小狐妖的尾巴到處亂甩,然而卻都繞開了正埋頭舔著他的道長,雙手牢牢地抓住了身下的皮毛,腳趾都蜷縮到了一起。
“嗚啊,好舒服,但是好難過……”
道長抽回舌頭,低低地笑著:“小棉花,你看你的穴多淫蕩啊,都浪出水了……”
“嗚……”小狐妖難受得哭了出來,“阿淵,把你的棍子捅進來好不好,磨一磨就不癢了……嗚嗚嗚嗚好奇怪為什麼這麼癢……”
道長抬起頭來,親親他,把肉刃插進小狐妖的後穴裡。
“小棉花,不要哭。”
還有半句話,道長沒說。
你一哭,我就想——狠狠地,幹死你。

【全文完】

題目 : 耽美小說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古風 短文 玄幻 修真 溫馨 寵愛 圈養 強攻 攻寵受 弱受

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比起這對
更想知趙弟弟的後續阿~~
弟弟才出現一陣子就那麼搶戲~
感謝版主分享阿~~
自我介紹

妙妙

Author:妙妙
分享食用後值得回味的文,評價純屬個人喜好,私人收藏無授權,如有冒犯請見諒,夜深請低調,看文的大大們晚安。

字體大小
失眠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調色盤
每月文章
文章搜尋
安眠藥
夢遊者
深夜夢話
文章類別
萌點關鍵字

寵愛 溫馨 強攻 攻寵受 圈養 現代 玄幻 短文 古風 都市 冤家 強取 穿越 歡樂 獸人 受寵攻 強受 生子 年下 宮廷 瓶邪 科幻 重生 同人 弱受 盜墓 主僕 靈異 江湖 喬裝 暗黑 校園 種田 懸疑 未來 竹馬 魔法 前世今生 鄉村 軍文 異能 末日 病弱 兄弟 未成年 星空 美食 修真 空間 黑幫 殘疾 偽父子 師生 機甲 原始社會 網遊 雙性 大叔受 血族 大叔攻 觸手 民國 監獄 弱攻 網配 解石 病殘 父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失眠國度
Flag Counter
輕輕戳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最新拍手排行榜
累計拍手排行榜
聯絡妙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好友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管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