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H BY 嗜酒吃茶 (精力旺盛攻X體嬌敏感受)

這應證了堵不如疏,物極必反。

攻:陳述 受:陸岩 1V1 現代 校園 短文 寵愛 未成年

文案:
#字母練筆#宿舍字母#粗口有#汙汙汙#
就是想開那種,攻埋頭苦幹,受被弄得受不了,哭著說“好累好累不要不要”的車。

(一)

返校日那天正好下大雨,陸岩的室友都是外縣市的,見雨大便都請了假,只剩陸岩自己傻傻的來了學校報到。
陳述本來也是想請假的。他成績不錯,但人卻不太規矩,心想著這樣的天氣不待在家裡打幾把遊戲,冒著被澆成落湯雞危險去學校的不是書呆子就是大傻子。
事實證明,就是有個小呆子乖乖返校了。
陳述打電話給陸岩時,陸岩已經坐車到半路了。
陳述在電話裡對陸岩大吼:“你是不是有毛病?你自己不知道自己什麼體質?那麼愛生病還要出來?”
陸岩在電話那頭縮縮脖子,老老實實的報告:“我穿了雨衣雨鞋,還帶了雨傘,沒事的。”
“沒事個屁!”陳述那邊一陣叮噹亂響,過了一會兒他才又道,“你等等,我找不到鞋子……我現在就過去,你等著我。陸岩,你要是感冒了,我今天晚上就操的你下不了床,你聽見沒有?”
陸岩被嚇得趕緊把手機貼緊耳朵,臉上紅紅的提醒陳述:“我在公車上,你小聲點……”
陳述低聲笑了笑,聽得電話這頭的陸岩耳朵都來電。
陳述說:“老公馬上就到。你在宿舍乖乖等著我,嗯?”
陸岩簡直要被嚇哭了,他慌忙按住音量鍵,卻發現越來越來越大聲,正手忙腳亂著,就聽見陳述自稱老公。好不容易把聲音調小了,陸岩望著窗外漸暗的天色,心裡有了幾分期待,他小小“嗯”了一聲。
陳述笑著打算掛了電話找鞋子,好快點去見自家的小傻瓜。
結果卻聽見電話那頭的陸岩嚅嚅的小聲道:“那你快點來啊。”說著掛了電話。
陳述:……不想穿鞋了,想直接奔過去,怎麼辦?
###
即便是雨非常大,學校也依舊堅持上了晚自習。
陳述快到地的時候,收到了陸岩的簡訊,說是去教室裡等他。
陳述自然也明白學校的作風,叮囑陸岩別被淋到,多穿衣服,自己馬上就到。
陸岩覺得陳述簡直就是個老媽子,但他也清楚自己的體質——因為是早產兒,所以很容易生病,膚色也是異於常人的白,個子勉強有175。
像個女生一樣。
陸岩在很久以前就擔心過,陳述會答應和他在一起,是不是因為他像個女生?反正一關燈一摸黑的,操誰不是操?陸岩又是自動送上門的,陳述也就順水推舟了。
這話陸岩幾次想開口問,都被自己憋回去了。
也幸虧沒說,不然陳述不得氣瘋了?他那麼喜歡這個小傻瓜,這呆子就這麼想他?
要是被陳述知道了,陸岩又要被好一頓操。
被操沒關係啊,陸岩還是挺喜歡和陳述做愛的。可是陳述一做起來沒完沒了這一點,他就受不了了。
他本來體質就弱,被操一兩個小時都不停根本就是要他的命。
他每次求饒都會換來陳述更狠的操弄。
陳述喜歡頂到陸岩的最深處,喜歡聽陸岩不由自主的稀碎呻吟聲,他喜歡把陸岩操的哭泣著射出來,他喜歡他。
###
陳述到學校的時候發現整個教室只有十幾個人,老師搬了個椅子坐在講臺邊,看見陳述來了也只是讓他回座位去。
陳述徑直走到陸岩旁邊坐下,盯著陸岩上下掃描。
陸岩被他看的不自在,問陳述怎麼了,陳述轉回頭盯著沒有寫字的黑板道:“看你有沒有被雨淋濕。”
“沒啊。”陸岩特意張了張手臂,
陳述轉過來,漆黑的眼眸裡全部都是陸岩的倒影,他湊近陸岩的耳邊,聲音低沉:“真乖。等回宿舍,我親自把你弄濕好不好?”
陸岩的耳朵發燙,他下意識用手捂住耳朵,卻發現自己的下面……好像可恥的硬了。

(二)

雨越下越大,絲毫沒有要停止的意思。
班裡只有這麼些人,課都沒法講,老師叫學生們自習,他在講臺上埋頭改考卷。來的都是平時上課很積極的那十幾個學生,現在也都在認真寫題。
陳述他們坐在最後一座,位置算得上隱蔽。
陸岩挪動了下腿,褲子上的布料摩擦到那處,引得他微微蜷了蜷手指。
陳述自始至終都在盯著陸岩看。即便是那麼微小的動作也被他觀察到了,他勾起唇角慢慢湊近陸岩,在陸岩的耳邊說道:“剛剛還說沒有濕。騙我?嗯?”
陸岩假裝正經的拿起筆,不回陳述的問題,嘴裡一邊碎唸:“寫作業、寫作業。”
陳述覺得陸岩這種掩耳盜鈴的行為可好玩了,忍不住又逗他:“寫什麼作業啊?”
“啊?”陸岩愣了下,下意識去看陳述。陳述正在看著他,他們的目光撞到一起,陸岩這回全身都變得燥熱了。
陸岩挪了挪屁股,想離陳述遠一點。可是他一動陳述也跟著動。教室裡都是刷刷的寫作業聲音,只有他們在“不務正業”。
“物、物理、化學……”陸岩越說聲越小,陳述越聽笑容咧得越大。
這個小傻瓜,他們不是文組的嗎?那些科目哪來的那麼多作業?
陳述彎著食指在陸岩的鼻樑上刮了刮,聲帶震動:“小騙子。”
陸岩撇過頭,表示不想和陳述說話。
陳述也不惱。正了正自己的坐姿,還把課本打開一頁頁翻看起來。
陳述的五官立體,微低著頭的側顏會給人一種很專注的錯覺。他長得很帥,班裡的女生都說,如果不是因為他這張臉,他的嘴這麼賤,早就不知道被打多少回了。
陸岩覺得這話只說對了前半句,後半句根本不成立。陳述打架也很厲害,雖然他沒親眼見過,但陳述說過。
陳述的原話是:“你老公打架很厲害的,被欺負了要和我說,聽見沒?”
陳述這麼說他就信了,傻不傻?
嗯,傻。
可是戀愛中的人都傻。
陳述有時候很大男人主義。陸岩就連陳述這個算不上優點的地方,也喜歡。
他喜歡陳述,所以即便自己根本沒有陳述想像的那麼弱,他也會十分乖順的回答:“嗯,好,我會的。”
###
陳述又對著陸岩露出那樣有迷惑性的側顏。陸岩自認為很隱蔽的偷看陳述,陳述心裡開著花的憋笑。
他覺得他家小騙子真是太好玩了,哪有偷看的時候還把嘴張開的,是不是還有口水含在嘴裡啊?
嘖。
好想吻他。
陳述的手一點點向陸岩靠近,陸岩正在十分專注的“偷看”,根本沒注意到陳述的手。
夏天穿的衣料本就極薄,陳述的手心溫熱的覆蓋在陸岩的那處上,立刻就感受到了那個突兀的存在。
陸岩被突如其來的溫度驚的差點叫出來,幸好他只來得及擺一個口型,就被自己硬生生憋了回去。
陳述不再看書,頭枕著自己的手臂躺下,右手緩緩動作。他的唇一張一合,陸岩看清了他的口型。
“你硬了。”
還是個陳述句。
陸岩想拍掉陳述放在他那裡的右手,可是手剛一動,陳述手上的力度就加大了兩分,布料磨著他那處竟引來一陣酥麻的快感。陸岩的手都在微微顫抖,險些拿不住筆。
陳述太壞了,眼裡帶著笑意,手上的動作又不停。陸岩的身體敏感,稍熱一點的天氣就足夠讓他的耳後、脖頸和臉頰染上紅色,現在更是不得了。
陳述看著陸岩白皙的脖子上慢慢爬上一層淡粉,情不自禁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手又欠揍的撫上陸岩的頂端揉了兩下。
陸岩能感覺的到自己頂端已經漏出粘液,黏黏的附在內褲上讓人頭皮發麻。他的手虛拿住筆,呼吸都變得渾濁了幾分。
“別……”陸岩的聲音都在抖,他不敢大聲說話只能用氣音,那嗓音又小又顫,進了陳述的耳朵裡,簡直就是催情劑。
陳述被陸岩“喊”的心裡癢癢的,覺得自己那處硬的不行。他放開握著陸岩那處的手,改為去抓他的手臂。
陳述突然鬆手,陸岩既覺得鬆了口氣又覺得失落。他被自己的想法嚇到,陳述卻已經拉著他的手臂看好了時間。
陳述點了點陸岩的手錶,笑的意味深長:“還有三分鐘。”
什麼還有三分鐘?陸岩把手收回去,想到剛才陳述剛才做的過分事,“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陳述被陸岩這副模樣逗的不行,他覺得陸岩實在太可愛了。如果真的不願意,就算手再抖也一定能阻止的了他,可是陸岩沒有啊,半推半就的任他弄,現在又要怪他。
得得得,都是他的錯。
三分鐘過去,下課鈴響了。雨還在下,虧得學校還有些良心,讓學生們現在就可以回宿舍了,收拾收拾早點睡覺。
陳述和陸岩是最後走的。原因無他——陳述那裡撐的快要爆炸,陸岩的褲子顏色雖然深,但還是不免濕了一塊。
陳述站起身把校服脫給陸岩,叫他拿在手裡遮著點下面。
陸岩那塊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倒是陳述,鼓成那個樣子想看不出都難。
陸岩坐在座位上仰起頭看陳述,“你那裡比較嚴重,還是你……”
陳述聞言挑了挑眉,向陸岩邁進一步,自己的那處險些就抵上陸岩的臉,陸岩下意識向後仰,卻還是被蹭到了臉頰。
陳述輕笑。陳述以往的笑容多少都帶著點不正經,這一次卻是一個實打實的微笑,他長得好看,笑起來自然也好看。他撤後了一步,彎下腰在陸岩的耳邊說了一句話。
說話的人是好看的,笑容也是好看的,至於說話的內容……
“幫老公舔舔就看不出來了。”
陸岩推開陳述,扯過他手裡的校服就往外走。

(三)

最後校服還是被陳述拿在了手裡。他們走的晚,天色也黑,零星的幾個人都打著傘行走匆匆,根本沒人注意到他們。
等回了宿舍,陳述拍了拍陸岩的頭,說先回自己宿舍和室友說一聲,查完宿再來找陸岩。
“梳洗好了去床上等我。”末了還不忘賤兮兮的調戲一下陸岩。
陳述跟宿管關係處的不賴,他先和室友打了聲招呼,又去宿管那報了個道,宿管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隨他去了。
因為提前回了宿舍,所以熄燈時間也早了一個小時。
陸岩梳洗完換完睡衣,陳述也沒來,燈倒是先熄了。
雨還在下,相比起之前要稍小了一點。陸岩坐在床上靜靜聽著,直到敲門聲響起。
“門沒鎖。”陸岩說著還是走了過去。
門在刹那間被推開,陸岩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撲了個正著。來人火急火燎的在他的臉上亂親一通,先是額頭再是眼瞼、面頰……最後是嘴巴。
陳述沒有著急把舌頭伸進去,他先是吻了吻陸岩的嘴唇,而後伸出舌頭一點點描摹陸岩的唇形。
兩個人的呼吸都變得粗重,宿舍的窗簾還沒拉上,夜色已經變得漆黑,只有淡淡月光照耀進來。
陸岩心裡其實是有點害怕的。畢竟現在才剛剛熄燈,男生宿舍向來要鬧到很晚才睡,說不定哪個不長眼的就推門進來了……
“想什麼呢?”陳述不滿陸岩的走神,用下身頂了頂他,“從現在開始,只許想我。”
陸岩剛想開口說話,陳述就趁機湊近把他吻個正著。陳述的舌頭在陸岩的口腔裡靈活舞動,他吻的格外激烈,把陸岩嘴裡的津液都吸進自己口中吞咽。陸岩被陳述吻的喘不過氣,發出“嗚嗚”的嗚咽。
這聲音落進陳述耳中,和呻吟浪叫聲毫無差別。
陳述又動了動自己的胯,把自己那處更狠的撞在陸岩身上,讓他感受到自己現在有多渴望他。陳述惡作劇一般的用自己的舌頭碰了碰陸岩的舌頭,陸岩被驚了一下,下意識躲閃。
陳述早有準備,手掌按著陸岩的背,把他往自己身上貼。陸岩被陳述抱了個滿懷,口中的唾液流出來,在月光的照耀下變得亮晶晶的,看起來異常淫糜。
陳述又湊過去親吻陸岩,他把陸岩嘴角溢出來的津液舔舐乾淨,撬開陸岩的唇齒把津液度到他嘴裡。
“舒不舒服,嗯?告訴老公,舒服嗎?”陳述喘著粗氣問。
陸岩被他欺負的眼角泛紅,下身也硬的一塌糊塗。他從不知道自己原來這麼淫蕩,只是親吻就差點讓他射出來。
“門…沒關。”
陳述的手不老實,流連在陸岩的身上,上下來回摸,手伸進陸岩的睡褲,隔著內褲把手指順著臀縫探入。
“那你去關上。”他說著把手更深的探入,隔著內褲按上穴口,布料被弄得陷進去了一點,惹來陸岩的一聲驚呼。
“啊……”陸岩意識到聲音可能太大了,剩下的半個音節被自己吞進嘴裡,繞了個彎,聽上去更像勾引了。
陳述吮著他的脖子,粗重的呼吸打在上面,陸岩敏感的脖子也泛上了淡淡的粉紅。他戀戀不捨的鬆開陸岩,眼神深邃又滿含寵溺,“你不乖。”
陸岩就沒見過如此無賴的人,軟綿綿的瞪了陳述一眼,軟著腿就去鎖門,順道還扯了上鋪的枕頭套,打算罩住門上供宿管方便查宿的玻璃。他走過去,剛想踮腳把枕頭套夾在門縫裡,陳述就從後面抱住了他。
陸岩嚇了一跳,因為他能感覺到陳述那根正硬挺著抵在自己臀部。
這傢伙什麼時候把褲子脫了?!
陸岩還是低估了陳述的不要臉程度。
陳述緊緊貼住陸岩,開始慢慢聳動自己的胯部,隔著睡褲他身下那物直挺挺的磨蹭著陸岩。
陸岩被陳述頂的直接趴在了門上,臀部也讓陳述托著微微翹起,身體自然彎出一個色情的弧度。
兩個人的呼吸都很粗重,陳述緊擁住陸岩,張嘴輕咬他的耳垂。
陸岩的耳朵十分敏感,被陳述這樣含住吮吸又用舌頭舔舐玩弄,下身頂端早已濕潤不堪。
“別…唔……”
陳述在他的耳邊低低笑出聲,帶著磁性的聲音過電般流入陸岩的耳朵,那陣酥麻感順著他的頭頂直逼到下身。
“啊!”
陳述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陸岩這是射了。他心跳的更快,覺得自家寶貝實在太可愛了,明明兩人已經做了那麼多次,還是經不起挑逗,像個處子一樣。
陸岩這邊則要被自己羞恥哭了。
他居然……居然單聽到陳述的笑聲就射了!
陸岩剛射完,彌留的快感讓他留下了生理性眼淚,晶瑩的一滴掛在臉頰上,唇也被陳述吻的殷紅,脖子上還有陳述種下的吻痕。
他現在全身佈滿了陳述的味道。
這樣的認知居然讓他覺得滿足。

(四)

“寶寶。”陳述粗喘著繼續用下身頂弄陸岩的臀部,“你射了。”
陸岩的耳朵通紅,上面掛著陳述的津液,看上去異常誘人。他聽到陳述叫他“寶寶”,腰都軟了下來。
陳述終於良心發現不再欺負他,他把腿軟的陳述擁在懷裡,伸手把枕頭套夾進門縫,鎖上了門。
“你怕什麼?我都看了,你前後兩個宿舍都沒人。不然老公怎麼敢這麼欺負你啊?”說著他親了親陸岩的面頰,不帶情色的吻,帶著極致的溫柔與憐愛。
虧得他還知道自己是在欺負陸岩呢。
陸岩剛剛射完,根本沒力氣去跟陳述計較。突如其來的疲倦讓他巴不得現在就一頭埋進被子裡,睡個昏天黑地。可是他心裡明白,陳述還硬著沒射,自己就別想好過。
“我幫你。”陸岩說著把手伸到陳述的下體。
雨已經不下了。月光打在昏暗的屋子裡,朦朧曖昧的氣氛和微涼的空氣都讓兩個人有種疑似偷情的刺激感。
陳述的下身已經挺翹繃直,頂端不斷地往外冒淫液。陸岩的手握住那物,炙熱的溫度就把他整個人都燒的粉紅。
他一點點擼動起來,那麼大的一根,他根本就握不住,手上有微微的汗濕,但是他仍覺得擼動起來有些晦澀。陳述頂端的液體流下來,充當了潤滑的作用,陸岩上下擺弄的手也漸漸靈活了起來。
“寶寶真棒。”陳述低下頭把額頭抵到陸岩的額頭上,閉眼享受起陸岩的“服務”。
光這樣還不夠。
陳述帶有溫度的雙手順著陸岩的腰往下滑,一點點伸入到睡褲裡面。這次他不再滿足於只隔著內褲撫弄,他把手探進陸岩的內褲裡,手腕帶著睡褲往下脫,露出陸岩半個白嫩光潔的屁股。
“別……”陸岩想說別再叫他寶寶了,一那麼叫他,他就覺得自己渾身發熱到不正常。可是話到嘴邊,他又有些捨不得說出來了。
陳述以為陸岩是不想讓他脫他的褲子了。他的手包裹住柔軟白皙的那團,低聲在陸岩耳邊說:“要的,寶寶。”
陸岩手上的速度不由慢了下來,陳述掐揉著他的臀部,他的下身隱隱又有了抬頭的架勢。
實在是太變態了。陸岩覺得自己被陳述調教的不像自己,又或者說——是被陳述完全開發了。
好淫蕩啊。他的眼睛變得迷濛,食指輕輕擦過了陳述的頂端,那粘液粘在他的手指上,他張開嘴把手指含進嘴裡。
陳述睜開眼時看到陸岩把手指含進嘴裡舔弄,整個人都瘋癲了。他把陸岩推到床上,用最快的速度脫掉了陸岩身上的睡衣睡褲,把自己硬的快要爆炸的性器來回磨蹭在陸岩的平坦光潔的肚皮上。
宿舍的床向來以不結實不牢靠著稱,兩個大男人躺在上面就很是夠嗆,還要做一些“運動”。床鋪不堪重負的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陸岩被那聲音刺激的不行,抬手抱住陳述的脖子,張嘴想讓他停下來。
陸岩的腹部被陳述的性器蹭弄的都是晶瑩的液體,那液體黏黏的粘在陸岩身上,一點小動作扇出的小風拂過去都讓他感到發癢。
“不……別在床上。”
陳述實在憋的不行,蹭弄著陸岩的小腹,拉過他的手幫自己快速擼了幾下就射了出來。那白色的粘稠射在了陸岩的胸口和臉上,星星點點的暈染出一副淫糜的畫面。
陳述虛壓在陸岩身上,床又是一聲“嘎吱”的響動。
陸岩根本使不上力氣,輕推了幾下陳述就放棄了。
“下去。”他覺得身上黏黏的,實在不好受,想清理一下身上的狼藉。
陳述動了動腦袋,啃咬上陸岩的肩膀。他看到陸岩臉上殘留的自己的精液,下身又漸漸硬了起來。
陸岩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又漸漸起來,抵在他的腹部上了。他難以置信的看向陳述,覺得再這樣下去自己就要被陳述玩壞了。
“寶寶不想在床上?”陳述支起身,胸肌腹肌隨著粗重的呼吸一併起伏。
“有聲音。聲音……”太大了。陸岩的話說到一半,才想起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雖然他也半硬了,但是他的體質實在太差,根本經不起陳述的折騰。他想說不要了,可是一對上陳述那雙深邃黑黝的眼眸,他又有點不忍心。
他當然知道陳述有多喜歡和他做愛,他也很喜歡和陳述肌膚相親的感覺。
他微張的口又閉上了,那副無奈的模樣多少帶著縱容。
陳述從床上下來,地板很乾淨,完全可以赤腳踏在上面,可是他還是讓陸岩穿上拖鞋,以免著涼。
他從上衣口袋裡拿出潤滑液,在陸岩不敢置信的目光下把潤滑液擠在手上。透明的液體向周圍擴散,滴落在地板上。
上衣口袋裡裝著潤滑液,看來陳述本來也沒想放過他。
陳述拍了拍陸岩的屁股,示意他抓住上下鋪中間用於攀爬的梯子。
陸岩當然知道抓住之後自己應該幹什麼,耳後和脖頸卻仍控制不住的泛紅。他抓住梯子,翹起了臀部,好方便陳述做潤滑。潤滑液帶著陳述手指灼熱的溫度侵入體內,陸岩把臀部挺的更上,彎出誘人的弧度,仿若貢品,把身心都獻祭給了自己至高無上的神。
陳述兩指在陸岩體內不斷抽插,嘴上的下流話也不停下。
“好濕啊,寶寶,你裡面一緊一縮的夾著我呢。”
陸岩把頭低的不能再低,手臂無力的攀附著床梯。陳述又往裡加了一根手指,模仿著性交的動作一進一出,潤滑液的作用被充分發揮,陸岩能感覺到自己後面已經變得濕淋淋的,“咕嘰咕嘰”的水聲刺激著他的耳膜。
陳述覺得擴張的差不多了,手上的動作卻依舊沒停下來,甚至比方才更深的插入進陸岩的裡面。他慢慢貼近陸岩,把自己的性器往陸岩的臀上撞,肉體和肉體相互碰撞發出的啪啪聲和水聲混在一起,陸岩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陳述的另外一隻手一點點向上滑,彈鋼琴一般的觸碰過陸岩的背,引來陸岩更急促隱忍的喘息,終於他的手揉捏到陸岩的乳頭,那敏感的一點根本經不起挑逗。陸岩的性器在空氣中彈跳了一下,頂端的淫液不斷冒出滴落,看上去極其誘人。
“受不了了……唔,陳……啊!”
陳述揉捏著陸岩乳頭的手猛地一重,逼的陸岩叫出聲音。
“乖,寶寶,叫老公。”陳述誘導著陸岩,“叫老公,老公就插進去。”
陸岩的乳頭又痛又癢,因為長時間翹著屁股,他的腰有些發酸。陳述的手指一直在他的裡面抽插,卻只是抽插。他微微擺動起臀部,想讓陳述的手指按到自己發癢的那點,可是陳述似乎就是想捉弄他,避開那一點繼續抽插。
陸岩終於忍不住,他微微扭過頭去看陳述,眼眸被情慾潤的亮晶晶的。
“老公,嗯……操、操我。”
陳述腦袋裡的那根弦因為陸岩的一句話“突突”猛跳,他揉捏陸岩乳頭的那只手變本加厲起來,探進陸岩體內的手指則快速抽了出來。
“啊……”後穴變得空虛,陸岩忍不住又挺了挺臀部,“唔,老公……進來…”
陳述那雙深邃的眼眸早已醞釀出了狂風暴雨,他把陸岩的屁股打的啪啪作響,聲音聽上去很大,實則力道掌控的很好——只會讓陸岩爽,而不是單純的疼痛。
陳述戀戀不捨的鬆開蹂躪陸岩乳頭的手指,一手扶住陸岩的臀,一手把著自己的性器緩緩插了進去。
陳述之前的潤滑做的很好,進去的過程基本暢通無阻。
“唔,好滿,好脹……”陸岩的下體被陳述帶動著一晃一晃的,他的手攀著床梯,隨著陳述的動作無力擺動。
陳述先是緩緩抽插,慢慢抽出來又慢慢插進去。後穴的飽脹感,刺激著陸岩的神經。僅僅是這樣還不夠,他還想要更多……
“快、唔快點……”
陳述扶著陸岩臀部的手開始不老實的掐揉起那柔軟的一團,陸岩的膚色偏白,那紅色的手印清晰的印在他的臀部,陳述感覺到自己那處硬的發疼。他又緩慢抽插了幾下,然後把性器從陸岩體內抽了出來。
陸岩感到後穴一陣空虛,茫然的扭頭去看陳述,臀卻還乖乖挺翹著。陳述被他的模樣萌的不行,輕拍了下陸岩的屁股,“寶貝乖,先站起來,我們換個姿勢,換個姿勢我再操你好不好?把你操哭。”語氣像是在哄小孩,說出的話卻流氓無比。
陸岩站起來,陳述讓他正對著他,側著身抓住床梯,兩腿岔開,一條腿被陳述扶在腰側。
這姿勢太難受了,自己根本掌握不好平衡,一會兒陳述操進來,他搞不好還會因為頂弄變得無力攀附床梯。陸岩剛想說不行,陳述就操了進來。
這一回沒有絲毫停頓,陳述剛進來就開始強有力的撞擊。陸岩被頂弄的措不及防,險些沒抓穩床梯。
“啊!不……哈啊!唔……”陸岩根本來不及準備,那浪叫沒有絲毫克制的喊出來,嚇得陸岩後穴一陣緊縮。
“我……操!寶寶你怎麼那麼能夾?那麼想老公射給你?媽的,你怎麼那麼緊,夾死我了!”
陳述更猛的撞擊,囊袋打在陸岩的臀部發出“啪啪”的聲響。陸岩無力攀附著床梯,搖著頭,發出破碎的呻吟。
“唔,太、太快了,嗚……慢……啊!嗯啊……”
“乖,寶寶,你是不是撐不住了?轉過來摟著我的脖子,我把你抱起來操……哦——你夾的好緊,我要被你夾射了。來,乖,讓老公操死你,好不好?”
陸岩順著陳述的意思鬆開手,雙手緊跟著環繞住陳述的脖子,腿也跟著攀上陳述的腰。
“操……啊操死我,嗚嗚……操我,把我操壞,老公……”
“寶寶好棒,把老公吸的這麼緊,是不是想吃老公的精液,老公射給你好不好?射滿你的肚子,射到懷上我的孩子!”
“啊……嗯…操我,懷……嗯啊,老公的孩子,嗯……老公插死我了,我要被操死了……”
陳述雙手托住陸岩的臀,大力的撞擊著陸岩,把陸岩向上頂弄。陸岩被操的淚眼朦朧,張著嘴發出無力破碎的呻吟,唾液因為來不及吞咽而亮晶晶的掛在嘴角。
“唔,老公……啊,快一點好不好,我要受不了了,嗚……快點射給我……”陸岩被戳弄的上下起伏,手都要環不住陳述的脖子了。他實在受不住,覺得自己要被操壞了,後穴內壁被摩擦的發熱發燙,自己從內到外都要燒起來了。
陳述的胯骨撞擊在陸岩的臀部上,連同著囊袋一起,迫使交合的那處發出淫糜的聲音。陸岩的臀部都被撞的通紅,他卻仍不住的挺動著,讓自己的陰莖更深的插入對方的體內。
“寶貝,你裡面太棒了!操!好濕。操死你!操死你!”陳述要被陸岩夾射了。陸岩濕潤的內壁不斷擠壓著他的陰莖,像是有呼吸一般的緊縮壓榨著他。他又加速抽插了十來下,低吼著射進陸岩體內。
“啊啊!射進來了!唔……好脹,精液……嗯啊……”陸岩在陳述射進來的同時也射了出來,陰莖頂端流出的淫液全部蹭在了陳述的腹間,那精液也射到了兩人的身上。
陸岩的肚子上、胸上和臉上滿是星星點點的白濁,儼然一副被操壞了的模樣。

(五)

陳述把陸岩抱到床上,吻瑣碎的落在陸岩的臉頰和脖頸。陸岩忍不住哼哼了兩聲,陳述的手摩挲過他的臉頰留下炙熱溫度。
陳述的手一路向下,陸岩敏感的喘息著,不時發出疑似求饒一樣撒嬌意味的聲音。陳述的手劃過陸岩的肚臍,他自己也俯下身去舔弄那處敏感地帶。
“唔啊……”
陸岩的聲音從唇齒間傾瀉出來,聽得陳述頭皮一陣發麻。他輕拍了下陸岩的臀部,聲音喑啞:“別勾引我,小壞蛋。”
陸岩的耳朵簡直要燒起來,他剛才被操弄的要死,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音,又聽到陳述那麼叫他……
他好像又硬了。
陸岩覺得自己實在太淫蕩,明明已經射了那麼多次,但還是一聽到陳述的聲音就……
“啊!”
陳述帶著炙熱溫度的手一下子就握住了陸岩的陰莖,陸岩的恍神被打斷,再一次浪叫出聲。
“怎麼又硬了?”陳述明知故問。
陸岩害怕了,他的體力根本就不夠陳述這麼玩的,他急忙搖頭道:“不要了、不要了。”
陳述低下頭把唇印在陸岩的陰莖頂端,陸岩求饒的聲音瞬間變成了他最愛聽的呻吟。
“乖,讓老公再做一次好不好?”陳述實在是忍不住,他剛才光是聽到陸岩的呻吟,下身就迅速硬了起來。
陸岩搖著頭,伸手去抓陳述的頭髮,想讓陳述離自己的那處遠一點……陳述說話時的吐息噴在他的陰莖上,既刺激又折磨。
陳述也覺得自己可能太過分了,畢竟是宿舍,床又窄又小,陸岩體質也弱,自己做這麼多次,他肯定受不了。
忍下自己快要爆炸的慾望,陳述蹭過去在陸岩的額頭上重重印下一吻,“寶寶要是不想做,那老公不做了。”
陸岩詫異的睜開眼睛,盯著陳述看。
陳述低低笑出聲,“累壞了吧?我去裝水……”
“真的不做了嗎?”陸岩脫口而出。
陳述愣住,強壓下的慾望又被身下人的一句話挑起,他忍的聲音都變得沙啞。
“寶寶,你的意思是想讓我繼續?”陳述說著還極其流氓的把身下那物往陸岩身上戳了戳。
陸岩閉了閉眼,心裡小小掙扎了一下,最終還是因為捨不得陳述憋著,而敗下陣來。
“做、做吧,不過你要輕點……”
陸岩話音剛落,陳述就撲過去啃咬了他的脖子一下。
“寶貝。”陳述眼眸的顏色很深,真的像漩渦,能把陸岩的心這魂都吸進去。
陸岩低低應了聲,又覺得不好意思,沒敢抬頭看陳述。
“我們趴著來一次好嗎?床鋪太低了,會撞到頭。”陳述說到最後,陸岩忍不住笑出聲。陳述寵溺的掐了掐陸岩的屁股,又無奈的喊了一聲“小壞蛋”。
陳述平常是個十分心急又些許暴躁的人,只有對待陸岩,他才會壓下脾氣,溫柔對待。陸岩自然是知道這一點的,但是他不僅不會因此得寸進尺,還經常在某些方面縱容寵溺陳述。
這兩個人遇到了合適的對方,得到了難能可貴的愛情。
###
陸岩的體內本來就有陳述剛剛射進去的精液,所以陳述再次扶著陸岩的臀部進去時,基本是暢通無阻的。
由於床鋪地方不夠寬廣,陳述也只能半趴在陸岩身上抽動性器。他吻了吻陸岩的後脖頸,看到身下人小動物一樣的縮了縮脖子,不由的勾深笑容。
“寶寶,我動了?”陳述其實已經在抽動了,只是他的動作十分緩慢,陸岩早已習慣了大刀闊斧的抽弄,現在已經忍不住輕搖著屁股祈求陳述更用力的頂弄他了。
“唔……嗯……”
“說清楚,想不想我動?想不想老公狠狠的操進去,操的你只會‘啊啊’地叫?”
“……想……想要老公操……”陸岩搖著屁股求著被操,他覺得既然已經這麼放浪了,那麼多說幾句也無妨,他想到以前陳述逼他說的那些淫蕩話,於是不管不顧的喊道,“老公,快點插我,插死我……啊……乳頭,想要你,唔揉揉,老公幫我揉大好不好,嗚嗚,要被操壞了,要被老公插射了!”
陳述聽的紅了眼,手精准的掐住陸岩的乳頭,開始瘋狂抽插起來。
床被搖晃的“吱呀吱呀”亂響,兩個人卻無暇顧及。肉體相撞發出淫糜的啪啪聲,打在耳膜上,無疑又是一劑興奮劑。
“媽的,老公操的你爽不爽,是不是爽翻了?操!你裡面真他媽的緊!”
“啊……爽,唔,好爽……老公把我操的好濕,裡面……哈啊……裡面滑滑的……方便老公操、嗯,操的更深……”
陳述聽到這話,更用力的操弄起來。手上的動作不停,把陸岩的乳頭掐揉的火辣辣的疼,又是止不住的爽。
“寶寶、寶寶……”陳述帶著重喘喊著陸岩,“你的小雞巴被我頂的一晃一晃的,都哭出水來了,怎麼這麼淫蕩,嗯?說你淫不淫蕩?”
“啊、啊!淫蕩!嗚嗚……好爽……雞巴……唔,老公的雞巴操的我好爽!”
陳述一聽到陸岩說出“雞巴”這個詞,更加控制不住自己,陰莖不斷地深入淺出,陰囊拍打在陸岩的屁股上,打的陸岩的屁股泛著淫糜的顏色。
陸岩被頂撞的一直在往前,他的陰莖在空中無助搖擺,被陳述操到最騷的那一點,他終於忍不住射了。陸岩有些乏力的垂下頭,零星的精液射在了他自己的臉上,有一點甚至射在了他的嘴角,他下意識伸出舌頭舔舐,那畫面既純真又淫蕩。幸虧陳述沒看到,不然一定要瘋了,說不定會想把囊袋也一併塞進那銷魂的小穴裡。
“啊……受不了了,嗚……老公饒了我,不要了,受不了了,啊啊啊!”
陳述現在根本聽不進去,他一下一下有力的撞擊著陸岩,感受著那濕熱小穴的緊縮和內壁的柔軟。
“嗚嗚……受不了了,啊、啊……要被操死了,不……啊不要了,嗚嗚陳述……”
“叫老公!老公的雞巴插爛你!要你的小雞巴再也射不出東西!”
“啊啊……老公……哈,老公,受不了了,不行了,嗚嗚,快射進來,射……啊想要老公的…哈啊……精液填滿……我……”
陳述又暗罵了句髒話,抽動的速度再次加快,陰莖帶出來白色沫狀體,甚至還能在抽動間看見裡面被操紅的軟肉,“媽的!射給你,全都射給你!”
“啊!老公的……嗯啊啊!精液……射……啊啊啊!!”
陳述又快速抽插了十幾下,最後插進陸岩的最深處,挺動著雞巴且進陸岩體內。
陸岩在浪叫時留了不少津液,現在它們都被陳述一一舔進口中。
陳述輕輕摩挲著陸岩的臉頰,柔聲道:“睡吧,老公幫你清理一下,不把你吵醒,好不好?”
好不好?
陸岩實在是太累了,本能的點點頭,便睡過去了。
###
——那個、咳,我看見你經常看我了,在課上……
——不是吧,你慌什麼啊,還躲我?老子都沒慌你慌個屁啊!
——那個,我們交往試試吧,我還……挺喜歡你的……
——一句話的事!我就問你,我想跟你交往!行不行!好不好?!
“……好。”
好啊。當然好。

【全文完】

題目 : 耽美小說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現代 校園 短文 寵愛 強攻 弱受 攻寵受 受寵攻 未成年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妙妙

Author:妙妙
分享食用後值得回味的文,評價純屬個人喜好,私人收藏無授權,如有冒犯請見諒,夜深請低調,看文的大大們晚安。

字體大小
失眠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調色盤
每月文章
文章搜尋
安眠藥
夢遊者
深夜夢話
文章類別
萌點關鍵字

寵愛 溫馨 強攻 攻寵受 圈養 現代 玄幻 短文 古風 都市 冤家 強取 穿越 歡樂 獸人 受寵攻 強受 生子 年下 宮廷 瓶邪 科幻 重生 同人 弱受 盜墓 主僕 靈異 江湖 喬裝 暗黑 校園 種田 懸疑 未來 竹馬 魔法 前世今生 鄉村 軍文 異能 末日 病弱 兄弟 未成年 星空 美食 修真 空間 黑幫 殘疾 偽父子 師生 機甲 原始社會 網遊 雙性 大叔受 血族 大叔攻 觸手 民國 監獄 弱攻 網配 解石 病殘 父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失眠國度
Flag Counter
輕輕戳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最新拍手排行榜
累計拍手排行榜
聯絡妙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好友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管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