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uch BY 欲逐輕騎 (黑化攻X濫情受)

BE風格的HE,因為兩個主角各處於天秤的兩端
畢竟崇尚自由也不代表濫情,只能說夜路走多會碰到鬼
題材是我三不五時也會思考的科技VS人性大哉問
PS:不論現在或是未來,網路交友都要多注意人身安全
PPS:監禁小黑屋是絕對不可取的行為


攻:青年 受:男人 1V1 未來 科幻 短文 年下 圈養 強取 暗黑

文案:
所有的感覺都要投射到大腦進行加工,才可以傳出到身體進行反應。
所以說直接電流刺激一個大腦區域,會在相對應的身體上產生感覺。
比如說,手臂上的一塊皮膚對應大腦一個區域,那麼刺激這個對應的大腦區域,就會產生皮膚被碰到的感覺。
這篇文也是我通過這項技術以及它今後可能發展的方向所產生的靈感,所以我這裡稍作一點解釋。

第一章

他坐在電腦前,螢幕上快速地滾動著大量的數據,他眨了幾下眼,眼睛有些乾澀,這讓他感到稍許疲乏和睏倦。
但是他的工作還沒有完成,他便讓他的智能伴侶在他的頭皮上貼上幾個貼片,緊接著,低強度的直流電便到達他的下丘腦處,短暫的電流刺激過後,他便覺得又有了精神。
「謝謝。」他微笑地對他的智能伴侶說。
他的智能伴侶編號1409,是一具大致具有人型的機器,從他出生起便被製造出來陪在他身邊,並且將一直陪伴他一生。
現今的每個人類身邊都有一個這樣的智能伴侶。
他感到有些餓,便讓智能伴侶電流刺激他腦中的紋狀體和海馬區域,飢餓的感覺便沒有了。
一天的工作終於完成了,他伸了伸懶腰。
夜晚,他躺在床上,他的智能伴侶正在數據控制室裡進行一天的充電和修整。
他把一塊貼片貼在自己的頭皮上,按下了幾個控制鍵,他已經有好些天沒有進行這種刺激了。
那種讓他全身發熱,甚至冒出汗,但刺激過後卻會讓人感到十分舒服的,性刺激。
性刺激在法定上是只有18歲成年後才可以擁有的一種刺激,他也一樣,在年滿18歲後,他的電流刺激器器上才配有性刺激的程式。
他很好奇,在18歲後的第一次使用,真的讓他感受到了一種極致的快感。
他是喜歡這種感覺的,他覺得比飽食刺激這些基本刺激要愉快一些,不過因為不是生存所必須的刺激,所以他也並不是十分貪戀這種感覺。
他更把性刺激視為一種放鬆,今天的他實在是太累了,便使用了性刺激作為緩和調劑。
他仰躺在床上,雙眼微微有些迷濛,白皙的臉上滲出了些細汗,此時的他覺得很舒服,大約過了十多分鐘後,到達了一個快感的巔峰。
他閉上眼,平復下急速的心跳之後,抹了一把額上的汗,緩緩呼出一口氣。
很舒服,他這麼想道。
他翻了一個身,沉沉睡去。

第二天。
今天是休息日,他便起的有些晚,電流刺激了幾下疲倦的大腦皮層之後,才坐在電腦前。
既然是休息日他便不會繼續工作,消遣地瀏覽一些新聞,最近的科技更新越來越快了,比如又有新的去除人體內衰老細胞的方法,或是消除改造記憶,人機結合等等。他其實也算是科技研究者中的一員。
螢幕右下角跳出來一條新訊息。
他點開看,是一條打招呼的訊息。
「嗨~」螢幕上的男人笑著說。
「你好。」他也便微微一笑地回道。
他是有幾個挺不錯的朋友的,都是用這種方式認識的。他在閒暇的時候,也很喜歡和他的朋友們進行聊天,交換一些趣聞,或者戴上共同體驗一場遊戲或冒險。
他和螢幕上的男人聊了一些,男人很健談,看上去比他大一些,該有三十多歲的樣子,成熟英挺的臉,模樣給人感覺挺舒服。
他想,他可以把男人加入進好友。
「喂,要不要見面?」男人說。
他立刻就蹙了蹙眉,見面?
他從沒和網路上的好友見過面,甚至已經很久沒有和真人見過面了。
畢竟見面這種交流方式已經有些古老了,不是特別正式的場合都不會需要正式的面對面。如今的人們都可以在自己的居住地,不需要外出的高效率完成一天的任務。即使必須與人交流,利用網路通訊或是立體投影都可以快速簡便地完成。
就連他的親生父母,與他們見面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他一直都皺著眉思考,沒有回覆男人。
「喂,行不行啊?」
「啊……」他的表情有些歉意,很委婉地回答,「我從沒和朋友見過面……不知道你想和我見面是不是有什麼很重要的事?」
螢幕上的男人不屑地嘁了一聲,「沒有什麼要緊的事,就是想見見面。」
「這個……」他有些猶豫。
「明天我去你住的地方。」
「……」他有些驚愕於男人的獨斷。其實見面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有些奇怪和不習慣罷了,「好吧,我等會把地址給你。」
「好,那明天見了。」
「嗯。」他重新微笑地回道。

男人果然來了。
他看見門外咧嘴笑的男人,微微有些錯愕。
「你好……」
「好啊~」
畢竟已經很久沒有和人見過面了,他顯得有些不知所措,「請進……」
男人大方地就走進了他的居所。
「……」他看著男人,男人比螢幕上的模樣要顯得鮮活生動,身材高大,下巴有些鬍渣卻更顯得乾淨利落,整個人都顯得英俊挺拔。
他穿的是得體的休閒西裝,外裝敞著,內裡白色襯衫的第一顆扣子沒扣上,這也使得他多了一份率性。
男人在他的家裡逛了一圈,「有沒有吃的啊,我餓了。」
「……」他愣了好一陣子,「沒有……」
「嗷!」男人失望地吼了一聲,「你是不是都沒有吃過東西啊?」男人問他。
「我有吃過……但是次數不多。因為那不是高效率地滿足飽腹感的手段,也有些麻煩,如果你真覺得餓的話,我的刺激器可以借你用,這樣你就不會感到飢餓了。」
「我才不要用那個!」男人大聲道,「算了算了,回去的時候我順便買點吃的。」男人略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面前的青年如他所想,該是現代年輕人生活的典型方式。
男人上上下下地打量著面前的青年,他的體型修長,長得白白淨淨的,臉蛋也很好看,是他喜歡的類型。
男人的嘴角漸漸地泛起了笑,直接切入主題,「要不要和我做愛?」
「做……愛?」他呆呆地重複道。
這個詞很陌生,但是卻也有點耳熟,好像在他的記憶中,為數不多地會遇到那麼幾次。
談論它的很少,彷彿是一種邊緣化的訊息,他不知道它的具體含義。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他老實地答道。
男人仍是笑,他走上前去,抓住青年纖細的手腕,青年驀地縮回了手,蹙了蹙眉,他很不習慣這種碰觸。
「你用過性刺激吧?」
「嗯……」
「喜歡嗎?」
「……」
「爽嗎?」
「……」他的眉蹙得更深。他本覺得性刺激沒什麼,但是被男人這麼一問,不知為什麼卻有點難以啟齒。
「做愛嘛,算是性刺激的原始手段。就像滿足食慾,不光可以通過電流刺激大腦,也可以通過吃東西滿足一樣。通過做愛也是可以滿足性慾的,反正我是覺得和電流刺激達到高潮時的感覺有不同,我更喜歡身體力行地做愛。你,想試試嗎?」男人直勾勾地盯著他。
「……」他有些猶豫,「我不知該怎麼做……」他承認他的確是有些好奇。
男人又是那種勾起嘴角的笑,那模樣挺好看,男人緩緩地脫掉了自己的衣服。
他有些驚愕,還來不及反應,男人已經赤裸地站在他面前了。
他看著男人健壯的身體,每一塊肌肉都彰顯著它的力量感,這讓他想起了那些古老藝術形式中有關於男性裸體的描繪。
他甚至像人類第一次看見花開一樣,體驗到了什麼是美感。
男人走上前,再次握住他的手腕,這一次,他沒有及時抽回。
「你也……摸摸我?」男人道。
像是受到了男人話語的蠱惑,他伸出手,撫摸上男人的肩部。
他的手指頓時顫了顫,睫毛也有些顫動,他輕輕地吸了一口氣,那是一種怎樣的觸感……
指腹傳來溫暖的感覺,來回摩挲的手指感到了肌理的光滑,柔韌和力度。
他抬頭,呆呆地望著男人,眼裡是迷茫,隱藏著些不自知的渴求。
男人伸出手,觸上面前青年白皙的臉頰,「你可以更多地,更大膽地碰觸我……」
聽著男人的低語,他愣了一會兒,隨後便猛地抱住了男人,雙手在他的身體上撫摸,他埋在男人頸間,深深地嗅了一口氣,他甚至本能地把雙唇附上去,體驗親近男人身體的感覺。

第二章

「嘿,你摸夠了沒?」男人道,他感到抱著他的青年就像那渴水的旅人一樣,在他身上到處亂摸,他都被摸得起反應了。
他這才像如夢初醒般,眨了眨眼,眼神恢復了些清明。他放開男人,臉有點紅,喘息也有些急促。
他垂下眼片刻,之後便又小心地抬起眼打量男人的身體,遇上了男人的視線便又似有些羞怯地低下頭。
男人看他這模樣,實在是覺得有些好笑。
「覺得怎麼樣?」
「……」
「挺不錯的吧,這種身體相接觸的感覺……」男人的嗓音本來就很好聽,這下刻意壓低了些,說不出的性感。
男人走上前去,微微摟住他清瘦的身體。
他猛地一愣,但也並沒有掙扎,男人溫熱的懷抱讓他覺得很舒服,他的大腦竟在沒有電流刺激的作用下產生了些許微妙的快感。
男人一顆顆扣子地解開他上身的白色襯衫,摸了摸他白皙的皮膚,「哇,皮膚真好啊。」
他赤裸的上半身和男人的貼在了一起,這讓他全身都輕顫了起來,像是有什麼東西撓著他的心尖,讓他感覺癢癢的,有什麼將要呼之欲出,他想做些什麼卻又不知該如何行動,他閉上眼,眼簾微顫,他甚至是有些害怕於這種陌生的感覺。
他這種表情勾的男人的心也癢癢的,男人有些不懷好意地笑了笑,手伸進他的褲子裡,握上了他的性器。
他猛地睜開了眼。
「哈,不出所料,勃起了。」
男人說的這是……什麼意思?
他有些迷茫地低頭看去,他的褲子已經被男人往下褪去了一些,他的那根東西被男人握在手上,模樣和平時有些不太一樣。
他驚訝地瞪大眼,之後便有些不解地朝男人望去。
男人並未解答他的疑惑,而是握著他的性器上下套弄了幾下。
「唔!」他眉頭一蹙,這種感覺很熟悉……
這是他在進行性刺激時會有的快感。
但是又不太一樣……
他的眼裡能看到男人,他的胸膛和男人貼在一起,他能感受到男人的手掌在他的性器上套弄的感覺,他甚至可以去碰觸他……
他伸出手,撫摸著男人肌肉結實的後背,男人的腰線,男人的臀部。
「哈啊……」他的下巴擱在男人的肩上,有些難耐地喘著氣,他微微晃動起腰肢,想要男人更多地去撫慰他的性器。
快感更強烈……更真實……不止於大腦……
他的陰莖很快便漲得粗大通紅,模樣猙獰。
「呵,掌握得挺快。」男人說,他蹲下,粗長的性器頂部直抵他的鼻尖。
「要……做什麼……」他微張著唇,垂眼看著男人,雙頰緋紅。
男人沒說話,含住了他的性器。
「啊!」他叫出了聲,性器被容納進了一個溫暖濕潤的地方,他有些受不了這樣強烈的快感,卻又忍不住一邊看著男人吞吐自己的東西,一邊更深入地挺近男人的口腔。
眼前的事物變得有些模糊,他全身燥熱,白皙的臉頰上流下了汗。
「啊……要……要……」他知道自己要高潮了,就像腦電流刺激那樣,只是這次又有些不同,他的腦內固然能感受到快感,但是這快感似蔓延至了他的四肢百骸,達到每一處肌肉的神經末梢,他的身體有些僵硬扭曲,就要為這快感折服。
男人適時地吐出他的性器,站起身,舔了舔微微有些紅腫的唇。
他有些茫然,他很想讓男人繼續為他做下去,維持這種快感,他也很想知道他那腫脹的性器之後還會有什麼變化,通過它到達高潮會是什麼感覺。
他想再次捅進男人的嘴裡。
「別急別急。」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男人道,「還有更爽的。啊,這個電解液給我用一下。」男人說完就拿起矮桌上的電解液。
電解液本是用於頭皮和貼片之間潤滑用的。
男人跪在沙發上,微微叉開腿,背對著他,把電解液擠進後穴裡,伸進兩根手指為自己做擴張。
男人輕哼出聲,屁股一聳一聳的,股間逐漸變得濕潤。
僅是這副視覺效果,便刺激了他的下身,他的腦神經。
「呼……差不多可以了。」男人說。
「……」他沒動。
男人扭過頭,勾唇一笑,衝他搖了搖兩瓣緊實渾圓的屁股,「我覺得應該……不用我教你怎麼做了吧……」
他的呼吸變得粗重起來,眼睛緊緊地盯著那碩大屁股間通紅的穴口,雙眼甚至變得有些紅,深刻於基因裡的本能被喚醒。
他走上前去,抓住男人的屁股,盡根捅了進去。
「嗷!」男人疼的一叫,身子顫了顫,有些不滿道,「慢一點……」
他扶著男人的髖部,便開始抽插。
「哈啊……哈啊……」他急促地喘著氣,體驗自己的性器在男人體內進出所帶來的快感。
「頂那裡……嗯……」男人雙手抓著沙發靠背,盡量翹著屁股迎合他的進入,不過這魯莽的衝撞可無法帶給他什麼快感,男人直起身,脫離後方的性器,翻了個身。
他紅了眼,見著男人兩腿間的小洞就又想捅進去。
「喂,等……等一下……我也想爽啊……你這樣胡亂地捅我可不舒服。」
他仍是喘著氣。
「你坐到沙發上去。」男人指了指。
他便聽從男人的指揮。
男人嘴角翹起,跨跪在他的身側。
他仰頭看著赤裸健壯的男人扶著自己的性器,慢慢地坐下去。
兩人同時輕哼出了聲。
「啊……這樣才爽……」男人適應了之後,便開始上下擺動起自己的身子,把主導權交給自己,讓他那根肉棒能磨在令自己舒服的地方,「摸摸我……」男人抓起他的手臂。
他少了之前的那份原始的衝動,又回歸到一開始那有些膽怯的狀態,臉頰紅潤,眼裡布上層水汽,看在男人眼裡,反而像是自己在強姦他一樣。
他伸出手,摸上男人的身體。
「嗷……真舒服……嗯……」男人享受地瞇著眼,「怎麼樣……你也覺得很爽吧……?」
「嗯……」他輕聲道,雙手在男人身體上撫摸,他喜歡這種碰觸的感覺,也喜歡自己身體的一部分能和男人如此緊密的結合。
「和性刺激比,哪個爽?」
「這樣……更舒服……」腦中產生的快感其實與性刺激沒有很大差異,但是這種快感卻是由於與男人身體的接觸,結合而產生的。
他近乎有些著迷地摸著男人的身體,看著自己的東西在男人體內快速地進出。
如果真要形容這種感覺的話,那就是不可思議。
他猛地抱住男人,雙手肆無忌憚地在男人的身上撫摸,他張嘴含住男人飽滿胸膛上的乳頭。
「嗯!」男人重重地一哼,舔了舔唇,「很棒……」這個青年雖然是第一次,但是給他帶來的性愛體驗卻很不錯,「再來……」
他緊緊地抱著男人,舌頭遊走在他蜜色的皮膚之上,嘗遍他赤裸的身軀。他少了衝動,也少了迷茫羞怯,漸漸地掌握了主導,把男人頂的全身顫慄,呻吟亂叫。
在他的下身顫抖地射出的時候,他狠狠地咬住了男人的肩。
兩人躺在床上,男人背對著他,正在睡覺,呼吸平穩。
他卻睡不著。
男人赤裸著身子,他也是。
他一遍遍地撫摸著男人的身體。
他閉上眼,視覺被遮蔽,周圍也似乎全然安靜了下來。
他能聽到自己的呼吸,他能感到自己的手指遊走在男人身體上的奇妙觸感,以及因此勾起的一點點輕微的快感。
他環抱著男人,他的下身貼近男人股間,輕輕地蹭著。
他還想撫摸他,碰觸他,和他做愛。
他實在是喜歡這種肌膚相親,交融彼此,再一起到達快感巔峰的感覺。
他這段時間一直和男人保持聯繫,並且兩人隔幾天就會見面,抱在一起瘋狂地做愛,從來都不止做一次。
和男人做愛的時候,他總是喜歡盡情地撫摸他,碰觸他,享受與他身體交合的感覺。
他覺得他迷戀上了和男人做愛的感覺。
這幾天,他也會在網路上搜尋關於做愛的資料。這是一種以前社會的性交方式,如今已經被摒棄,這種身體接觸甚至被認為是一種對當今占主導地位的大腦決定論的挑戰,被視為禁忌,所以大多數現代人接受不到關於此類的資訊。
只有在一些很邊緣類,甚至可以被稱之為「地下」的網站才會有這種資訊,也是有些現代人關注的,他想男人肯定就是其中之一。
他知道男人很少會用到對大腦的電流刺激,餓了就吃飯,渴了就喝水,想要了就做愛。
男人是個生活方式很原始的人,但卻也因此懂得很多,顯得成熟又隨性,他喜歡和這樣的男人進行交談。
對於他而言,男人就好像是那個久遠以前世界的人,卻也帶給他許多新奇的體驗。
「要不要一起出去玩?」螢幕上的男人道。
「出去……去哪裡?」
「隨便玩玩,旅行啊,你以為外面的世界都是擺設啊。」
「嗯,旅行,我有做過,我還去過不少地方。」
「你別跟我說,你是用你那台機器去旅行的。」
「嗯……是這樣。如果你想旅行的話,我們可以一起用……」
還沒等他說完,男人便打斷他,「那都是假的假的!」男人一臉的鄙視。
「現在的技術很成熟……不僅是視覺,其他感官都可以一起模仿,所以和真實的體驗沒有什麼區別。」
「那你覺得性刺激和做愛的感覺是一樣的囉?」男人拋出問題。
「……」他沉默了一陣才道,「不一樣……」
「那不就得了!走吧,一起出去,我可閒不住。」
現代人通常喜歡待在一個地方而吝嗇於挪動腳步,男人卻整天想著往外跑,實在是喜歡打破框框,和正常人反著來,他這麼想著,心裡有些好笑,便也點頭,「好,我們一起去旅行。」
男人說的果然不錯,等到他站在山頂,有風輕拂過他的雙臂,臉頰,他才切實地感到與擬真環境下的不同。
他閉上眼,微微張開雙臂,呼吸著高處的空氣,有樹木和苔蘚的氣息竄進鼻腔,細小的雨點打在他的身上,他知道這才是真正的身處在某一環境中,這是單純的刺激你的視覺神經,觸覺神經所不能比擬的感覺。
他有些感慨,原來親身經歷是這麼美好的一件事。
他擁抱住男人的身體,沒有說話,就這麼一直擁著他。
就像是在感受這山野間的神奇,他同樣在感受身邊男人的真實。
男人與他一起走了許多地方,他從未感覺如此的暢快。
男人帶他來到一處較為偏僻,設在地下的地方。
他剛一進去,就皺起了眉,因為這裡太吵了,也有許多人。
「這是酒吧!」男人在他耳邊大聲地說道。
「嗯……我有聽說過。」他跟著男人走,盡量避免和其他人碰到。雖然他喜歡和男人多做接觸,但是一時還無法接受和其他人做過多的碰觸。
男人拉著他,坐在一處較為安靜的地方。
眼前絢爛的彩色燈光和過多的人群閃的他有些眼花。
時不時有人路過他們,會和男人打招呼。
他微微蹙了蹙眉,「你……經常來這裡?」
「是啊。」
「和這些人……很熟嗎?」
「也不是,就認識。」男人笑著看著他眼前晃動來往的人群,「我喜歡看著他們,多生動。」
他一時間還有些接受不來,所以沒有對男人的話做出回應。
「他們其實都跟我是一類人,不喜歡現在的生活方式,更喜歡以前的,那種實實在在的生活。可能是因為我們骨子存留著的以前的印記太深刻了,沒能徹底去除吧。不過在如今現代人的眼裡,我們就是那種叛逆的異類,所以我們也只是偷偷摸摸的一小群人,找尋著自己的生活方式。」男人笑了笑。
「……」
「不過我也並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哈,酒來了,喝!」男人給他開了一瓶酒,他從未喝過酒,男人已經咕嚕嚕地灌下去了一瓶,把酒瓶重重地擱在桌上,大聲道,「爽!」
他也試著嘗了一口,辛辣的感覺讓他猛地咳嗽起來,臉頓時就紅了。
不過感覺倒不是很壞……
自從遇見了男人,他已經做了許多之前從未有過的嘗試。
「慢點喝。」男人說。
「嗯……」
酒精的作用有些麻痺了他的口腔,他的大腦神經,他覺得有些暈乎,不過他之前就感到有些暈,所以現下也無所謂了。
「你這個小子酒量倒是可以啊。」
他又喝了一口酒,臉頰染上了紅暈,對著男人傻傻地笑了笑。
男人噗呲一聲就笑了出來,覺得他這模樣有些可愛,便揉了揉他的腦袋。
男人拉起他,走到酒吧中央。
現在正是酒吧裡最熱鬧的時候,男人便領著他也混進人群中。
男人故意離他有些遠,看到有些迷糊的他站在原地轉圈,似乎正在找男人,就好像是一個迷了路的孩子。
男人壞心眼地笑了笑,逗弄夠了才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一把便緊緊地摟住了男人,體驗把他滿滿抱在懷裡的真實觸感,嗅著獨屬於男人的氣息。
由於酒精的作用和音樂的節奏,他的雙手在男人身上肆意地撫摸,嘴親吻上男人的,輕輕地咬著他的唇。
舌頭探出口腔外糾纏彼此,酒香的氣息在兩人唇舌間交換。
「唔……嗯……」男人的呼吸有些急促,感慨這小子的勾引真是越來越純熟了。
男人推了推他的肩,把他一直推到人較少的一個角落裡。
兩人一直親吻著彼此,他把男人按在牆上,親吻著男人的臉頰,脖頸,有些迫不及待地撕扯開男人的衣服。
耳邊是嘈雜的聲音,眼裡是光影交錯,他喜歡這種五感被滿滿填充的感覺。
還有……面前這同樣觸及他所有感官的……衣衫不整,雙頰酡紅的男人。
「謝謝你帶我走進你的世界……」
男人勾起唇角笑一笑,「不客氣……」

第三章

他現在經常和男人一起去吃東西,雖然他的腸胃一開始對食物有些不適應,但是逐漸地也能接受,他喜歡味蕾上傳遞的真實味覺,也喜歡下嚥的動作。
「噫,你的字寫得真醜。」男人正彎腰看著他寫字,一臉的嫌棄。
他摸了摸頭,很是有些不好意思,臉也有些紅,「我很少……寫字……除了必須要的手寫的簽名……」
「我來寫。」男人搶過他手上的筆,便開始在紙上寫起字來。
他好奇地在一旁看著。
「看看,這才叫寫字。」男人把紙擱在他眼前。
「……」他瞪大了眼睛仔細地看,「你的字……寫的真好看……」而且男人寫的好像是很早以前的古詩詞。
「當然~」男人絲毫不謙虛,「年輕人,多練練手寫字吧。」男人擺出一副長輩教育晚輩那種語重心長的模樣。
「嗯……」他點點頭,謹遵男人的教誨。
這些時候,他已經漸漸地融入進了男人的生活方式,並且真心地喜歡這種古老久遠但卻真切的生活。
「對了,我這裡有幾本書,你要看看嗎?」
「書……?」
「是啊。」男人遞給他幾本書。
「這是……紙質書……」他喃喃道。
「我不喜歡對著電腦上的文字,更喜歡看這種紙上的字,覺得看得舒服。」
「你從哪裡得來的?」他問。紙,是一種早就被淘汰的訊息記載方式,就好像是更早以前,竹簡對於紙一樣。
「如果真想要,找找相關資訊總是能弄到手的。」
他點點頭,「是這樣……」
「我猜你肯定都沒碰過書吧。我就喜歡這些古玩意,看你好像也不排斥,所以給你幾本看看,我覺得有幾本書還挺有意思的。」
「嗯……我看看。」他似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拿過書,他能看到一個個黑色的字印在白色的紙張上,他的手撫摸著一頁頁的紙,很陌生卻很新奇的觸感,他的眼裡透露出一點亮光,他似乎可以通過這些紙質書,嗅到久遠之前的味道。
看到他似乎很喜歡的模樣,男人自然也挺開心。

夜晚,他躺在床上,翻看著書。他從下午看這些紙質書,一直看到晚上。
不僅是紙質書本身讓他感到新奇有趣,裡面記載的內容也讓他感到新奇,驚訝。
通過這些書,他更多地瞭解了以前的世界。
在以前,人類身邊並沒有陪伴他一生的智能伴侶。
而是……人和人之間組成伴侶關係,並且走完一生。
這些書裡,記載了不少這樣的故事。
原來在以前……是這樣的啊……
組成伴侶的兩個人會很親密,他們會接吻,也會做愛,他們之間會被一種奇妙的情感所維繫……
他不知為何有些激動,有些興奮,又有些迷惘。
他的手指撫摸在紙上的一個字,那是一個古老卻又令人著迷的詞彙。
他抱著一本書入眠,腦海裡被「愛」所填滿。
這些天男人都沒有和他聯絡,他在網路上找男人,男人也總是沒現身。
他有些焦急,也很想見到男人,便直接跑去了男人的家,可是也沒找到男人。
他又跑到男人經常帶他去的一間酒吧。
他皺著眉擠進人群裡,他看到了男人,卻看到他正在和另一個陌生的男人接吻。
兩人吻得熱火朝天,而那個陌生男人正揉捏著男人的臀部。
他頓時倒吸一口氣,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直。
他邁開腳步,快步走上前去,把正接吻的兩人分開。
他看到男人被吻得紅腫的唇,心裡頓時躥起無名火來,臉都被這火燙紅了。
「啊,是你啊。」男人在短暫的驚訝過後,便有些若無其事地道。
陌生男人因為被打攪,便有些無趣地聳了聳肩,走了。
他皺著眉看著陌生男人離去,才再面對男人道,「你剛才和那個男人在做什麼?」
「接吻啊。」
「……那接下來是不是要和他……做愛?」
「嗯,可能吧。」
「像和我一樣……和那個男人做愛嗎……」
「是。」
「為什麼……」他問。
男人皺起了眉,「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你要和其他人……」
「我為什麼不能和其他人做愛。」
「你這是……出軌……」
「喲,學會新詞啦。」男人嗤笑了一聲,聽在他耳裡有些諷刺,「可是你這詞用錯了。我們有什麼關係嗎?沒有。我們什麼關係都不是,最多就是炮友。既然知道出軌這個詞,那炮友也應該明白什麼意思吧。老實說,我對你已經有些膩了,所以想換個人,就是這樣。」
「你要和我……分手?」
「我們之間,談不上什麼分手。」
「……」他蹙著眉,「我不想……這樣……」
「行了行了,好聚好散吧。」男人不耐煩地衝他擺擺手,就走了。
留他一個人在原地。

他回到家,整個人都有些渾渾噩噩,腦海都是下午男人對他那冷淡的模樣。
他不明白,為什麼男人會轉變得這麼快,為什麼把自己拉入了他的世界,現在卻又要離開……
為什麼……難道你不想和我之間產生愛情嗎……不想和我一直走下去嗎……
為什麼……
他側躺在床上,蜷起身子。
他從手腳到心臟,都是冰涼的。
接下來的幾天,他都沒有再見男人。
「你會一直陪著我嗎?」他問他的智能伴侶。
「是的,我會。」機器人發出機械獨有的平板音調。
「不會離開我嗎?」
「不會離開。」
「一直陪著我一生嗎?」
「是的。」
他有些虛弱地笑了。
夜晚,他躺在床上,他想著男人,他英俊的相貌,嘴角的笑,赤裸著身軀的豔麗無邊的景象。
又想著他的溫柔,他的絕情。
他用電流給自己進行性刺激。
高潮過後,他的胸膛起伏,劇烈地喘著氣。
不夠……
他用手狠狠地擼動自己的陰莖,射出的精液沾濕了他的手心。
不夠……
無法填滿……
他張開雙臂,像是想要去擁抱什麼,他的手指在空氣中動了動。
他還想像以前那樣碰觸男人……

「幹什麼,你怎麼又來了?」男人看著眼前有明顯消瘦,面色蒼白的青年,有些不耐煩。
他只是抓著男人的手,不說話。
「放開。」男人冷冷道。
見他還是不放手,男人冷哼了一聲,揮出一拳,就想打上他的臉。
他躲過,把一塊小小的電極片貼在男人的手腕處。
「啊!」男人頓時疼得表情都有些扭曲,一條腿便重重地跪在了地上,「你他媽的……對我做了什麼?!」男人仰著脖子衝他大聲吼道。
「只是刺激了你的痛覺神經……」他的聲音很輕,低頭看著單膝跪在地上的男人。
「可惡……給我……拿開……啊!」瞬間又感到了一陣強烈的痛感,男人疼的齜牙咧嘴,額上流下了汗,卻仍是不服輸。
他單手支撐起男人的下巴,強迫男人看著自己。
「我們和好,好不好……」他說。
男人勉強扯起嘴角地笑,「好……好啊,你把那貼片給我拿開,我就和你和好……」
「你是騙我的……對不對……我拿掉它……你就會立刻跳起來,離開我的……」他用拇指輕輕地摩挲著男人的唇角。
「哼!」男人瞪著他,眼裡滿滿都是怒氣和厭惡。
他有些受不了男人對他的這種眼神,身子微微顫抖起來,「為什麼……為什麼你就不能像智能伴侶一樣,對我忠誠,永遠陪在我身邊呢……」
「呵……因為我不是機器。」
他眨了眨眼。
「因為我是人,擁有七情六慾,血肉之軀的人類。」男人似乎覺得他的問題有些好笑,他勾起嘴角,諷刺地笑,「如果你要接受我,你就得同時接受我的出軌,我的背叛,我的濫情,接受這樣全然的我。我不會像那堆機器和程式一樣,只說你想聽的話,只會討好你,會一直沒有自主意識地陪著你。」
「……」
「呵,它們不就是為了這個設計製造出來的嗎,為了防止人類歷史上的一次次的背叛,分離。為了獲得虛假的忠誠和陪伴,人類甘願被那種沒思想沒情感的東西承諾一生,你以為你獲得了什麼?嗯?也許你隱隱察覺到了,你不想要這種方便的東西,所以來找我,但是又不接受我作為人類的自主。」
「……」是啊……這個男人就好像是以前世界的人,那個絢爛多姿的世界裡的人,但卻又要比現在的人具有更多的複雜性……
難以掌控……
「啊啊——!」男人大叫,他只感到一陣劇痛,眼前一黑便昏了過去。
他把男人給綁了起來,囚禁在自己的家裡。
男人不服輸,十分的暴躁,他為了制服男人用了很多手段。
物理的手段似乎對男人不管用,即使已經皮開肉綻了,男人仍是生龍活虎,拚命想要逃出去。
他知道男人習慣這種直接的感官刺激,便給他綁在椅子上,頭上貼上了貼片。
「別給我貼這種東西!」男人終於有些驚恐地喊出了聲音。
他給腦電流刺激器輸入了一些指令程式,隨後便聽到男人撕心裂肺的喊叫。
他通過直接對男人大腦的刺激,傷害男人與被刺激大腦區域相對應的內臟器官。
看吧,還是大腦刺激最管用。
男人的臉變得通紅,腦貼片處都冒出了蒸汽。
男人低著頭大喘著氣,身上全是汗,「媽的……」嘴角流下了鮮紅的血。
「我餓,我餓!」男人大聲喊道。
他給男人進行飽食感的電流刺激,男人卻還是喊餓。
沒辦法,他只好給男人餵食。
看著男人一口一口地吃著勺子裡的食物,他一直以來僵硬的表情才會有所軟化。
男人看著他那張漂亮的臉露出一點可以稱之為溫柔的表情,只覺得更加厭惡,剛入嘴的食物就吐在了他臉上。
他的表情頓時就僵了,用紙擦了擦臉,也不再給男人餵食了。
接下來,就是對男人持續半小時的疼痛大腦刺激。
不僅會給男人進行疼痛刺激,他還在改造男人的大腦。
大腦控制,在現代是被法律上禁止的事。
這種技術,就好比以前社會用手槍殺人會被定為犯罪一樣。
但大腦控制,不會使人失去性命,但卻比直接殺了一個人要更加有效。
從很早以前開始,軍方就一直秘密在地研究這種技術。它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思想,行為,所以才被稱之為控制。
他會這種技術。
因為他的本職,就是研究大腦控制的。
他給男人進行不同大腦區域的電流刺激。
男人被大腦刺激弄地一會兒笑,一會兒拚命眨眼,一會兒一條手臂抬了起來。
「媽的……住手……」男人就像一個提線木偶一樣,被他任意擺弄。
「可惡……」男人哭了。
他停下,看著哭泣的男人,他並沒有刺激男人的淚腺,他知道男人是真的哭了。
這個一直唾棄大腦刺激,嚮往自由,喜愛豐富生活的男人,現在卻被人用電流刺激大腦,進行任意的操控。
他知道,男人現在一定感到恥辱,感到悲憤。
所以男人哭了。
看著男人的眼淚,他受到了些許的迷惑,內心有些動搖,他在心裡猛地搖了搖頭,收回看著男人的眼神,繼續操控男人的大腦。
是的,他要把男人改造成屬於自己的伴侶。
是這個完整鮮活的男人,又會忠誠於自己一生的。
「我……他媽的……啊……愛……可惡……你……呸!」
「我也愛你。」他微笑地回道。
他對男人大腦的言語區進行大腦刺激,叫他對自己說出「我愛你」這三個字,男人仍在死命抵抗,卻最終是無法違背大腦下達的命令。
「我愛你……」在進行了多次的試次之後,男人終於不停頓地對他說出了這三個字。
「我也愛你……」他仍是會輕聲地回應男人的愛語,傾下身親吻男人的臉頰。

他現在已經回到了完全使用大腦刺激的那個時候,只唯有一點,他仍是會和男人身體力行地做愛。
男人全身赤裸地被綁在椅子上,身體熱乎乎的,身上也全是汗,虛弱地垂著腦袋,這模樣卻勾起了他的性慾。
他彎著腰,親吻起男人的嘴角,耳廓,雙手撫摸著他的身體。
男人全身沒什麼力氣,任由他的碰觸。
他抱著男人,把他挪到床上。
「嗯……」男人皺了皺眉。
他吻遍男人的全身,打開他的雙腿,進入。
「唔!」男人的身體抖了抖。
本就是喜歡被插入的男人,這些天以來又如此熟悉了他的進入,快感便湧上來。
「唔……啊……放……放過我……」男人帶著些哭腔地說道,不知是叫他別再這麼用力地抽插,還是叫他真的全然放過他。
「放過你……你會離開嗎……?」
「不會……」
「我知道你在騙我……所以我不會放開……」他猛地一頂。
「啊!嗚……」
他舔去男人的淚水。
「我會……會試著和你相處……啊……但這……可能需要……時間……所以……你不用這樣做……是真的……」
「我不信……」他不相信男人的承諾,而且用大腦刺激控制他不是更快速有效嗎。

又過了一些時候,男人很少反抗了,更多的時候,是閉著眼,接受他的大腦改造。
有一天,男人睜開眼,對著他笑了,他笑的很好看,顯得有些虛幻,他說,「我愛你……我永遠也不會離開你……」
他想,他成功了。
這是那個完整鮮活的男人,又是會陪伴自己一生的男人。
他堅信,或者他這麼去相信。

【全文完】

題目 : 耽美小說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未來 科幻 短文 年下 圈養 強取 暗黑 強攻 強受

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被逆CP了...

No title

不知道為什麼,看完這篇心情好糟,胸口很悶,有種很想哭的感覺...有人跟我一樣嗎?

呵呵、是多脆弱玻璃心才會一失戀就想控制人。攻不是黑化而是懦弱又不願意面對現實吧!這麼廢的攻看了就反感
自我介紹

妙妙

Author:妙妙
分享食用後值得回味的文,評價純屬個人喜好,私人收藏無授權,如有冒犯請見諒,夜深請低調,看文的大大們晚安。

字體大小
失眠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調色盤
每月文章
文章搜尋
安眠藥
夢遊者
深夜夢話
文章類別
萌點關鍵字

寵愛 溫馨 強攻 攻寵受 圈養 現代 玄幻 短文 古風 都市 冤家 強取 穿越 歡樂 獸人 受寵攻 強受 生子 年下 宮廷 瓶邪 科幻 重生 同人 弱受 盜墓 主僕 靈異 江湖 喬裝 暗黑 校園 種田 懸疑 未來 竹馬 魔法 前世今生 鄉村 軍文 異能 末日 病弱 兄弟 未成年 星空 美食 修真 空間 黑幫 殘疾 偽父子 師生 機甲 原始社會 網遊 雙性 大叔受 血族 大叔攻 觸手 民國 監獄 弱攻 網配 解石 病殘 父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失眠國度
Flag Counter
輕輕戳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最新拍手排行榜
累計拍手排行榜
聯絡妙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好友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管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