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X人 BY 欲逐輕騎 (獸攻X誘受)

獸交純肉文,短短的挺適合睡前運動
記得有看過他在龍馬寫的NP,天雷滾滾+膩


攻:王 受:男人 1V1 古風 強取 短文 玄幻 圈養 寵愛 獸人

【前篇】

男人驚恐地看著自己面前的大型獸類。

像是一頭狼,全身雪白,但體型卻比狼要大,毛髮更長,顯得威風凜凜,粗長的白色尾巴時不時在地面上掃動兩下,矯健的四肢正踏著平緩的步伐,向自己靠近,那犀利的眼神叫男人感到害怕。

男人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眼前的獸類,一切都很陌生,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王想著自己這些天一直都在悉心照顧這全身傷痕的男人,等到男人傷好了,睜開眼的瞬間,卻立刻驚恐地就想要逃離自己身邊。

男人又看了眼面前的獸類,轉過身就想趕緊跑。

看著逃跑的男人,王怒了,它低沉地吼了一聲,跑了兩步,前肢便把男人按在了地下。

「唔!放……放開!」男人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他大聲地喊道,被壓得死死的,完全無法動彈,他能感到背後那過於強大的威脅,害怕地牙齒都要打顫。

王看著男人光裸的後背,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唔!」男人掙扎,他害怕那專屬於獸類的鋒利爪子,也害怕它撕咬自己。

真是不乖的男人……

王這麼想道。他記得這個男人,他不會認錯男人的相貌,更不會認錯他的氣味。十多年前是他在河邊救了自己,為自己包紮傷口,他仍能記得男人看似凶狠外表下那溫柔細心的舉動,可是男人卻顯然不記得它了。也是,十幾年前的自己,在人類眼中大概只是個隨處可見的小小犬類吧。

前些天,這個人類不知為何一身傷,還誤打誤撞地闖入自己的領地,王便一直照顧他,心疼地舔舐他的傷口。

盼望著男人能夠早點清醒,只是沒想到醒來之後卻想要跑。

「放開!」男人還在掙扎。

王的表情有些不耐,它看著男人一絲不掛的結實身軀,下身緊了緊,它現在正處在發情期。

王發出一聲難耐的低吼,卻換來害怕的男人更厲害的掙扎。

那健壯光裸的身子磨蹭著自己,王的眼神暗了暗,他伸出舌頭舔上男人的脖頸。

「嗯……」男人的身子突然軟了軟,眼睛瞇了瞇,雙頰上升上了層薄紅。

王知道,他發情時散發出的氣息能感染其他獸類,讓它們臣服,更別說它的唾液,就像是致命的催情劑,對人類來說亦是如此。

「啊……」男人被舔得有些恍惚,彷彿陷入了一種迷迷糊糊的境地,他把自己的腰往下壓了壓,屁股卻撅了起來。

王便伸出舌頭,舔上男人的臀縫。

「啊啊!」男人驚叫,身子頓時顫了顫。

王舔著男人兩瓣渾圓光滑的屁股,又用舌頭來回掃著他幽深的股縫,舌尖偶爾擦過前端的兩顆肉球,把男人舔得想往前爬,又想往後退,實是進退兩難,整個人顫抖地不行,屁股也變得通紅。

而其間隱秘的小穴也逐漸地綻放了開來。

舌頭重點攻擊那柔軟之處,把男人的小穴舔得濕潤晶亮。

「唔……啊……」男人哼哼唧唧,發出好聽的呻吟,主動地叉開雙腿,扭動起屁股。

王看著那緊窄的地方變得紅豔,收回舌頭,下身朝男人靠近。

感到那灼熱的巨物貼在自己的屁股上,男人瞪大了眼,清醒了一些,「啊!不……」像是知道要被做什麼,他又開始朝前爬,企圖脫離身後獸類的爪牙。

王不悅,前肢按著男人的肩,讓他動彈不得。

獸莖破開男人的後穴,一點點擠進去。

「啊!」男人疼的大聲叫喊,他覺得下身好似撕裂了一般地痛楚,「好……疼……」

王知道自己的獸根是尋常人類男性勃起時的兩三倍大小,男人這窄小的地方被迫接納,剛開始時一定很痛苦,便心疼地舔上男人疼得皺成一團的側臉。

「啊……啊……」男人皺著眉,「疼……啊……」

獸莖緩緩地進出,男人火熱緊致的甬道包裹著自己,王舒服地輕哼出聲,他喜歡和這個男人做這種親密又舒服的事。

男人的表情逐漸趨於緩和,王知道男人也正在慢慢適應自己,雖然一開始很疼,但是它知道男人正在受到自己催情效果的影響,特別是真正的交合開始之時。

男人朝後望了一眼,一頭雪白毛髮的獸類正同自己交媾,他此時迷糊的腦袋感到有些怪異,卻抵擋不住想讓身後的獸類深入地進入自己,同他結合。

「哈啊……啊……」男人舔了舔唇,翹起屁股,迎合獸莖的進入。

王想看男人的表情,便把他翻了個面,讓他面對自己。

「嗯……」男人的聲音啞啞的,有些鼻音,如它所料,男人有些沉迷的表情顯得很好看。

它伏在男人身上,它的體長比男人要長,全身的毛髮雪白。

男人躺在地上,一隻手抓住王順滑的毛髮,他的身體幾乎全被它的白毛給遮住,只是仍是可見側身的線條。

「啊……啊……王……」他本能地喊它王,他微微揚起頭,硬朗剛毅的臉上一片潮紅,「啊……」異常粗大的獸莖捅在他的屁眼裡,一下又一下,凶狠快速地進出著。

承受不住這般火熱粗長的獸具,他的眼角溢出了眼淚,他感到自己要被搗壞,就要瘋狂,卻抑制不住強烈的快感。

滿滿地被佔有,每一下撞擊都讓他感到快樂。

他的眼神迷濛,雙手抱住王的頸項,舌頭探出口腔,舔上王的嘴。

「嗯……」他從鼻中發出舒服的呻吟聲,舌尖挑逗地舔著王的嘴,又舔舐著它嘴邊的毛髮,還用小舌抵著王的唇縫,想要撬開它的獸嘴。

王的眼神變得幽暗下來,它張開嘴,伸出火熱潮濕的舌頭,舔上男人的舌尖。

「啊……」男人渾身都顫慄了一下,他享受地瞇起眼,臉頰泛紅,和王接吻。

一人一獸正在火熱地親吻,響起嘖嘖的淫靡水聲,同時下身也在進行激烈地交合。

「嗯……啊……好棒……」男人的性器也貼上了他自己的小腹,小孔裡泛著淫水,股間粗大的獸莖正搗弄他的腸道,帶給他無與倫比的快感。

「再快點……王……好棒……幹的好舒服……嗯……」男人微微扭動起壯實的身子,蜜色的肌膚被汗水浸濕,泛著層淫亮的水光。

從外表來看,王的動作幅度並不大,卻只有他身下這赤裸的男人知道自己此時正承受著什麼,那隻野獸根的力度與速度。

「啊!」男人健壯的雙腿似有些痙攣,有些受不了地大聲喊叫,「啊……要……啊!」他的神情痛苦又歡愉,整個身子突地強烈一顫,性器便高高射出一道精液,灑在了他的胸膛上,還有一點射在了他自己的臉上,「嗯……」

  男人的身子軟了軟,只是並未給他放鬆的機會,王比之前更加兇猛地進攻他,男人射精後緊縮的腸道絞著自己的獸刃,像是在渴求它催促它。

「啊……啊……不行……屁股要……要裂了……」男人搖了搖頭,雙手抵抗般地推了推王,但對王來講卻沒有半點力度。

王伸出舌頭,用溫和的力度舔了舔男人的胸膛,舔去一點他胸膛上的精液,又舔了舔兩塊胸肌上的乳珠。

「嗯……」男人主動挺了挺自己的身子,把自己送給王享用。

王舔上男人剛硬俊朗的臉頰,把男人舔得跟小貓一樣,露出一副饜足的表情。

「唔……嗯……」男人輕哼道,他的腳掌在地面上滑動了兩下,腳趾張開,厚實的兩瓣臀肉被撞擊得直打顫,「王……要……要壞了……啊……」他覺得自己就要被捅穿幹壞,他抱住王那擁有漂亮毛髮的身體,把自己交出去,容納王的慾望,讓它佔有自己。

王的呼吸粗重了一些,它的獸莖竟又脹大了幾分。

「啊……變大了……好大……干我……幹我……好喜歡……啊……啊!啊啊!」男人徹底地陷入了狂亂,他感到自己身體內部都在被火灼燒,更不用說他和王交合的部位,一切都變得虛幻起來,眼裡只有他那威風凜凜的王,「啊……王……嗯……屁眼……啊……壞了啊……慢一點……嗚嗚……王……求您……嗚……」

王舔去男人令人憐愛的眼淚,不顧男人嘶啞的叫喊和哭求,獸莖像是要捅穿他般,快而猛地撞擊了數下,最後釘在男人腸道最深處,滾燙的獸精便全部射入了男人體內。

男人緊緊地抱著王,張著嘴,卻叫不出聲來,他只感到那灼熱的種子一股股的,盡數噴進他的身體裡,霸道地佔有侵襲,標記它的領地,像是給男人烙上所有物的印記一般。

過了很久,王才停止了射精,把仍是堅挺的獸莖從男人體內抽出來。

男人精壯的身上全是汗,胸膛微微起伏,大張著腿,股間被操開了一個紅紅的小洞,正緩緩地流淌著白色的獸精。

安撫地舔著男人的臉頰,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射精,竟是給了一個和自己不同類,還不會懷孕的人類,一個人類男性。

不過這並沒有什麼,它喜歡這個人類,想和他進行性交,想把男人操的哭泣連連,看他在自己身下意亂情迷的模樣。

只是做了一次,根本無法滿足獸類的慾望,但是怕男人承受不住,王還是壓抑住了自己的對男人慾望。

【後篇】

男人睜開眼,眨了眨,他感到自己正被那巨獸嚴嚴實實地抱著,連粗長的尾巴也蜷在自己身上。

男人皺了皺眉,他掙扎地站起身,走動了幾步,伸了一個懶腰。

又是一天的清晨。

王和男人待著的地方是一處寬敞的洞窟,角落裡有一些顏色奇異的水晶,男人從來就沒有見過。

男人捶了捶腰,就這麼光裸著身子走出了洞窟。

他記得自己來的時候就沒有衣服,現在自然也沒有,而且這地方根本就沒有其他人,他也就沒有那麼多顧忌。

洞窟外面走幾步就有一個巨大的湖泊,沒有風的時候,就像一面鏡子,湖水十分清澈。

男人用清涼的湖水洗了把臉,又悠閒的走了一段路,就有一片小樹林,那裡面的樹和花花草草男人在地上也未曾見過,但卻十分奇異好看。

男人有時候真覺得自己是不是早就已經死了,來到了異世界。

他摸了摸自己乾扁的肚皮,摘了樹上的幾個果子吃。

又走回了湖旁,拿了根自製的釣魚竿,便盤腿大坐在湖邊,悠哉地釣起魚來。

打了個哈欠,舔了一下嘴,他還是想吃點肉的。

突然想到,這麼多天下來,他就從未見過那隻野獸吃過一點東西,只偶爾見過它喝了點水。

男人皺了皺眉,他現在已經可以肯定那隻野獸不是普通的獸類了,他知道它能聽懂自己的話,通人性,很有可能比人類還要聰明,說不定是什麼靈獸之類的。

男人嘴撇了撇,在心裡嘆了一口氣,肩膀有些洩氣般地垂了下來。

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裡,還和那隻野獸……

好幾次企圖逃跑,但是四周都是陡峭的山壁,每每想要爬上去,最後都落了個摔得慘痛的經歷,被那隻野獸看到傷痕纍纍的自己,好像知道自己想要逃跑的企圖一般,還會被它按在地上狠狠地……

男人歪了歪身子,用手抓了抓自己光裸的屁股,那處似乎現在還在隱隱作痛……

他一直都盡力避免自己和那隻野獸接觸,一般都會待在洞窟外面,只是夜晚太涼,他只好回到洞窟,生個火,離它遠遠的睡下,只是早上一醒來卻總是發現自己被緊緊摟著。

男人抬頭呆呆地望著湛藍的天空,嘆了口氣。

只是他這口氣還沒嘆完,就感到了自他身後響起的腳步聲。

男人的身子立馬就僵掉了,他屏住呼吸,一動不動,用餘光瞄到王走到他身邊,喝了幾口湖裡的水,便又轉過身子折返了。

等到聽不到腳步聲了,男人才敢放鬆下身體,把那一直憋著的半口氣吐出去。

王走進洞窟,停在陰影處,它看著男人僵直的後背,過了好一會兒才鬆懈下來。

這麼怕自己嗎?

王就這麼看著盤腿大坐的男人的後背,看了一會兒發現男人的腦袋時不時會垂兩下,有小鳥停在他的頭上,用尖尖的喙啄了啄男人的頭頂幾下,才又飛走。

這麼快就又睏了?在打盹了吧。

王在心裡搖了搖頭。

男人突地坐直了身體,看樣子是醒了,把釣竿抬起,發現一條魚也沒有,乾脆撲通一聲跳下水,直接改用抓的。

健壯赤裸的男人踩在湖水裡,嘩啦啦地儘是水聲,好不容易抓了一條魚,卻又從手裡溜走了。

忙了半天,一條魚也沒抓著,還弄得身上都是水,悻悻然地回到湖邊,又盤腿坐了下去,老實地進行垂釣。

王心裡實在有些好笑。

男人抬頭看了看天,現在估計已經正午了。

沒釣著魚,男人便又去小樹林裡吃了些果子,才回來繼續釣魚。

釣魚要靜心……靜心……

他這麼告誡自己。

午後的陽光照著人有些愛睏,男人的眼皮又垂了下去。

耳朵突然動了動,男人猛地睜開眼睛,他好像聽到了……鞭聲?

男人皺起眉,之後便搖了搖頭,一定是錯覺吧……

又是一聲響亮的鞭聲,像是重重地打在地面上。

男人猛地站起身,望向聲源處。

他遠遠看到一個男人正向他走來,後面還跟了不少人。

那是……

洶湧的記憶席捲而來,恐怖遍佈他的全身。

等到男人走到他身前,他仍站在原地,無法動彈,像是被恐懼給禁錮住了。

「真是讓我好找啊。」說話的男人有一頭黑色的長髮,穿著紅色的衣袍,手裡拿著根粗長的黑色鞭子,他的身後跟著幾個隨從樣的人。

男人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這個長髮男人是他曾經的莊主。

莊主是一個心狠手辣,美豔狠厲的男人。他喜歡虐待下屬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了,只是男人沒想到這種事也會攤上他這個不起眼的侍衛身上。

他被莊主虐待了很久,他的身上都是鞭傷和一些殘忍的刑罰所受的傷。

那天他跪趴在莊主的房裡,健壯赤裸的上半身被鬆垮地綁了些粗繩子,他的身上無一完好之處,到處都是皮開肉綻的傷口。

他的氣息虛弱,嘴裡是血液的甜腥味,他疼的有些睜不開眼,有氣無力地回頭看了看,發現莊主站在他身後,就這樣靜靜地看著他。

過了一會兒,他看到莊主的呼吸漸漸有些粗重,似有些急躁地解開褲子,露出一根充血猙獰的巨物。

男人當時真是嚇傻了,瞪著眼,他看到莊主伸手就想去抓他翹起的屁股。

好在這當下有下人趕來,向莊主稟報事務,似乎比較緊急,莊主才放過他,打開門走了出去。

男人的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這是另一種懲罰手段嗎?

但是他不想被這樣,當天夜晚,他忍著全身的劇痛逃了出去。

沒想到卻遇到那隻野獸,最終也沒能逃過屁股開苞的命運……

更加沒想到,在這之後,莊主竟會來找他,而自己還被他找到了。

莊主又朝男人走了幾步,鞭子在地上猛地一揮。

那突兀的響聲讓男人身子猛地一顫,腿差點都要軟了。

從腳底開始散發出寒意,他害怕,他真的害怕眼前的莊主,和他的一切懲罰手段。

他想跑,想逃,卻邁不開腳步。

五指僵直,動不了分毫,雙手逐漸變得冰冷。

此時又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男人努力地轉過頭,他看到王正邁著穩健的步伐,走出洞窟。

陽光灑在它白色的毛髮上,顯得十分耀眼。

「這是!」莊主和隨從們都朝後退了幾步,顯然是被眼前的獸類嚇到了。

男人望了望執鞭的莊主,又望了望王,他也怕王,只是現在,男人知道只有它,才能讓自己不再被抓去。

男人邁開虛浮的腳步,跌撞地走了幾步,在王身前跪下,緊緊地摟住它的脖子。

他對王服軟,示弱,他討好地伸出舌尖,舔著王的嘴。

他做著這些舉動,彷彿在對王說,我選擇你,我需要你的保護。

看著赤裸的男人叉開雙腿,跪在那白色的獸類面前,甚至親吻它,莊主似乎立刻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長鞭在地上一揮,「你這個下賤的男人!」

「唔!」那鞭子似乎打在了男人身上,男人緊閉上眼,身子顫了顫。

「居然跟這種不是人的獸類……」莊主又揮了一鞭。

王感到了男人的害怕,它微微一使力,便把男人給推倒在地。

王舔了舔男人的的臉頰和脖頸,男人的眼簾微微顫動,朝王主動地張開雙腿。

這種明顯的舉動更驗證了莊主的猜想,這淫亂下賤的男人!

莊主怒不可遏,邁開腳步走上前去,只是還沒走幾步,就被巨爪給打出去了好遠。

王擋在男人身前,威風凜凜,彷彿天生的王者。

男人坐起身,呆呆地看著王的後側面,竟一時有些挪不開視線。

莊主被摔得不輕,起身還想再往前走,卻又被更大力的一擊給揮進了湖裡。

「莊主!莊主!」一些隨從趕緊跑到湖邊,想把他們的莊主給救出來,另一些隨從則豁了出去,大叫著衝向王。

卻都被一一地揮進了水裡。

莊主從水裡出來,全身都濕透了,幾縷黑髮貼在他的臉上,顯得十分狼狽。

他氣得狠狠地握緊鞭子,仍想再往前,卻怎麼也邁不動腳步了。

他只感到面前的巨獸似乎散發出了無形的壓力,這使得他恐懼地不敢再往前。

「走……走!」莊主衝著隨從們喊了一聲,又狠狠地瞪了一眼男人,彷彿在對他警告,他還會再來的。

一場喧鬧過去。

幽靜的山谷裡,又只剩下了一人一獸。

王緩緩轉過身,看都沒看一眼男人,就走進了洞窟裡。

男人癱坐在原地,任由王走過他的身邊。

夜晚。

男人沒釣上一條魚,他也沒心思再釣魚,腦子裡都是今日午後發生的事。

男人走進洞窟,看到王正微蜷著身子,躺在高處的一塊平滑的岩石上。

它那漂亮的白色毛髮,即使在夜裡,也隱隱地散發出螢光。

男人盤著腿,坐在火堆前一會兒,時不時地偷瞄幾眼王,發現它仍在睡著。

男人看著火苗,眼皮逐漸垂了下來。

平常,他都會在火堆前睡,這一次,他又扭頭看了看王,站起身,小心地邁動腳步,走到王身前,躺下。

王並沒有像往常一樣,摟上他,也沒有把尾巴放在男人身上。

男人蜷了蜷身子,冰涼的岩石表面讓他覺得有些冷。

男人知道,王該是生氣了。

他很肯定地知道,王一定是清楚自己當時是故意示好的,這……算是一種利用吧……

真是卑鄙啊……自己……

可是王卻願意被自己利用,保護自己。

男人在心裡唾棄自己。

他想著午後的事,腦海裡都是王保護自己時的身姿。

而它此時正躺在自己身邊。

男人的臉頰有些紅,他感到自己的身體有些燥熱。

男人皺了皺眉,自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他也有發情期了嗎?

可惡……

男人在心裡唾罵自己,手卻伸向了自己前面,擼動起那根微微抬頭的性器。

壓抑住自己的呼吸,另一隻手伸向後面,觸到穴口,微微一縮。

「嗯……」男人輕哼出聲,他從沒有自己做過,手指小心地伸入自己的後穴,微微抽動,「哈啊……嗯……」

雙腿微微打開,男人只覺羞恥又情動。

「王……啊……」

男人把身子轉向王,冷不防看見王已經睜開了眼睛,正靜靜地盯著他。

男人被嚇得全身一顫,他的兩手此時正玩弄著他自己的身體,這種羞恥的樣態一定被王看在眼裡了。

被王冷靜的視線盯著,男人卻反而越加情動,他大膽地挪動身子,靠近王,手摸著王覆滿白色毛髮的腹部,移向它微微有些硬挺的獸莖。

「我想要這個……」男人說。

他抓著王粗大的獸莖,上下摩擦了幾下,把頭湊過去。

王制止了男人的動作,它起身,前肢按在男人的肩上,讓他仰面對著自己。

「王……」

王伸出舌頭舔著男人的臉,又舔上他飽滿的胸膛,幾乎把男人全身都舔了個遍,男人整個顫抖的不行。

又往下舔了舔男人勃起的肉莖,打開男人的雙腿,舔了舔那渴求著的小穴。

「啊……啊……不……」男人扭了扭身子,雙手胡亂地揮舞著。

王舔了一會兒便放手,男人躺在地下急促地喘著氣。

他勉強把自己翻了個身,跪趴在地下,兩瓣屁股朝後高高翹起,擺出臣服的姿勢。

男人朝後望去,眼角濕潤,「王……進來……我想要你……幹我……」

王死死地壓住男人,粗長的獸莖猛地就捅進男人的小穴裡去。

「啊!進來了……」男人差點就趴了下去,他用雙手支撐住地面,屁股往後聳,「哈啊……好大……」

王伸出舌頭舔著男人的後背,脖頸,又舔了舔他的嘴角。

男人也伸出一點舌尖,扭著頭和王接吻。

「嗯……嗯……」男人發出嚶咽的哭腔,被干的眼淚止不住地流,卻還在浪蕩地渴求王的進入,「啊……再深一點……啊……嗯……好棒……王……」

這是男人第一次主動,第一次在沒有催情的效果下,如此地渴求著自己,王粗喘著氣,重重地撞擊男人的屁股,盡根埋在男人小穴裡抽插。

「啊……啊!」男人很快就射了,在男人夾緊小穴的當下,王也快速地聳動了數下,把濃稠滾燙的獸精全都射給男人。

只是還沒完,王繼續用那堅挺的獸莖搗弄男人炙熱的腸道,剛射入的精液潤滑了抽插,白色的精液隨著進入進出被擠出男人穴口,滴落在地。

「啊……王……」男人的嘴角流下晶亮的口水,他的眼神迷濛,全身都布上了層潮紅。

他的肉體被王徹底享用,他被翻來覆去地幹,幹到最後他只能射出淡黃色的尿液。

「啊啊!啊……」男人看到自己一邊噴尿,一邊被幹,他羞恥地不行,硬挺的陰莖隨著猛烈的動作前後晃動,頂端小孔仍微張著,擠出尿液,灑落在他自己的腹部,「不要幹了……嗚嗚……又要尿了……啊……」男人胡亂地瞪著雙腿,他的股間早已黏膩不堪,濕潤不已,腹部已經被王射的有些鼓起。

男人已經徹底地沉浸在了與王的性交當中,他感到自己全身都染上了王的氣味,意亂情迷地呻吟著,哭求著,叫喊著只屬於他的王。

最後,王死死地禁錮住男人,低吼一聲,再次射進了男人的屁股裡。

男人的雙腿合不攏一般,汩汩獸精順著大腿滑下。

王摟抱著男人,就像往常一樣,把尾巴蜷在男人身體之上。

男人也縮在王溫暖的懷裡,撫摸著王的毛髮,他已經習慣了,甚至說眷戀著依偎在它懷裡的感覺。

「我……我不會再想著離開……」男人低下頭小聲說道,說完這句話後便滿臉通紅。

王眼神深邃地望著男人,雖然現在還不行,但是他想,不用多久,他就可以用人的語言去回應這個人類,向他傳遞自己對他的情感和想法,也許還會有它小時候的那點事。

【全文完】

題目 : 耽美小說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王...的男人...既視感...(扶額

天啊,太太真的跟我口味差不多阿我好感動QWQQQ
每次都很期待太太放新文,都是我喜歡的CP或是劇情,真是太感謝了QWQQQ

No title

我我我的天啊 這篇實在是^p^.....!!!!!!
獸交真的好讚啊啊啊啊啊啊啊

睡前暖胃的小萌肉文一篇~ ❤️ 長短剛剛好~

小虐?

受好可憐QAQ
是BE的起手式還好結局是HE
自我介紹

妙妙

Author:妙妙
分享食用後值得回味的文,評價純屬個人喜好,私人收藏無授權,如有冒犯請見諒,夜深請低調,看文的大大們晚安。

字體大小
失眠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調色盤
每月文章
文章搜尋
安眠藥
夢遊者
深夜夢話
文章類別
萌點關鍵字

寵愛 溫馨 強攻 攻寵受 圈養 現代 玄幻 短文 古風 都市 冤家 強取 穿越 歡樂 獸人 受寵攻 強受 生子 年下 宮廷 瓶邪 科幻 重生 同人 弱受 盜墓 主僕 靈異 江湖 喬裝 暗黑 校園 種田 懸疑 未來 竹馬 魔法 前世今生 鄉村 軍文 異能 末日 病弱 兄弟 未成年 星空 美食 修真 空間 黑幫 殘疾 偽父子 師生 機甲 原始社會 網遊 雙性 大叔受 血族 大叔攻 觸手 民國 監獄 弱攻 網配 解石 病殘 父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失眠國度
Flag Counter
輕輕戳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最新拍手排行榜
累計拍手排行榜
聯絡妙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好友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管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