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怪和大妖怪 BY 蘇與楚 (傲嬌攻X可愛受)

可愛的小故事,雙向暗戀最萌了。
PS:文名原是小妖精和大妖精,可是文裡都是稱呼妖怪,我就自己改了


攻:大妖怪 受:小妖怪 1V1 古風 玄幻 短文 溫馨 寵愛 圈養

文案:
  小妖怪以為自己是這個山頭最厲害的妖怪,所以一直肆無忌憚的生活著,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個大妖怪。
  他才哭著對一直生活在他身邊的蘿蔔精說,「我打不過他,那怎麼才能睡到他?」

  ☆、第1 章

  小妖怪一直以為自己是這個山頭最厲害的妖怪,畢竟這個山頭靈氣不足。能像他這樣開了靈智的妖怪是非常稀少的。更別說像他這樣已經完完全全可以化成人形的妖怪了。於是他就像山大王一樣在山裡橫行。時不時去逗逗山裡半開化的熊貓,時不時去嚇唬半成型的海魚,時不時去逗弄那個成了型的蘿蔔精。雖然蘿蔔精老是對他怒目而視,但是小妖怪甚是囂張的對著山裡的妖精揮手你們打不過我的。於是,山裡的小妖精積累了許多的積蓄,讓蘿蔔精去找一個大妖怪收服小妖怪。
  蘿蔔精是一個在山頂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雖然他已經成型了,但畢竟他只是一顆蘿蔔沒有什麼大的能耐。而小妖怪卻是一隻小松鼠有兩個非常巨大而堅韌的大門牙,一旦他與小妖怪有所衝突。小妖怪就會突出他的兩顆大門牙對著他傻笑,所以蘿蔔精很是生氣的摸了摸身子上的兩顆大門牙印挪著兩條還不是很熟悉的雙腿,搖搖晃晃的背著小包裹去山頂找那個一直在睡覺的大妖怪.只是他好不容易挪到大妖怪的山頂,只發現一直睡著的大妖怪已經不見了踪影,只留下一地的血跡。蘿蔔精害怕得瑟瑟發抖,用他前所未有的速度急速的跑到小妖怪睡覺的大樹下。
  「小妖怪,小妖怪!」
  「做什麼打擾本大王睡覺?」小妖怪揉了揉還朦朧著的雙眼,說話時還從鼓著的雙頰裡掉落了幾顆榛果。
  「山頂的大妖怪不見了,他的窩裡面全是血。」蘿蔔精杵著他彎曲不了的身子想挪到小妖怪窩裡躲著。
  「咦,那大妖怪睡了那麼久還沒醒過。難道是被那個妖怪吃掉了。」小妖怪將在自己嘴裡睡了一夜的榛果拍到窩裡,揉了揉就跳躍跳躍跳躍的往山頂跳去。
  「小妖怪,你不要一個妖怪去。能把大妖怪吃掉的妖怪是很厲害的。」蘿蔔精在小妖怪後面費力的追著,雖然一下子就被小妖怪拋在腦後了。
  小妖怪已經到達山頂的時候,山頂上已經是晚霞橫飛的時刻,軟軟的黃黃的晚霞照應在山頂很是漂亮。小妖怪傻傻的看著大妖怪窩裡的一顆圓圓的蛋,上去拍了拍。又用自己的大門牙去咬了咬。發現實在是咬不動,才掃了掃自己的尾巴。抱著雙爪子,皺著眉頭很是不解的想,「難道就是這麼個玩意吃了大妖怪,可是看著不像是很厲害的妖怪啊。」
  小妖怪將在大妖怪窩裡的那個圓滾滾的蛋,挪到自己窩裡,沒日沒夜的照看著。連山裡的妖怪也不去逗了。那些未成形的妖精鬆了口氣,拿著積蓄送到蘿蔔精房裡很是高興他為小妖怪找了顆蛋,讓小妖怪可以這麼安靜。蘿蔔精憂心忡忡的拿著那些積蓄去找小妖怪。
  「小妖怪,你還是把這顆蛋扔了吧。我把這些積蓄給你,要是大妖怪真的是被他吃了。你也會被吃掉的。」
  小妖怪拿起一片葉子擦了擦蛋殼上的裂縫很是憂傷的看著那顆他照料了數個日月的蛋蛋,雖然他每一天都有用他來磨牙,可是小妖怪淚眼朦朧的想著,我不曾下過這麼重的空啊。怎麼蛋殼就裂了。
  「小妖怪,你怎麼了。」蘿蔔精驚恐的看著淚眼迷濛的小妖怪胡思亂想著,難道小妖怪被這顆蛋欺負了,他很是費力的爬上那顆小妖怪做窩的數。站在小妖怪面前護著小妖怪,張大兩片蘿蔔葉緊緊閉著眼睛,顫顫抖抖的對著蛋說「你,你,你不要欺負小妖怪。他,他雖然很壞。不對,對,他只是還不懂事,不,不壞的。你不要欺負他。」
  「蘿蔔精,你在幹什麼。我的蛋殼裂了。」小妖怪默然的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蘿蔔精,小心翼翼的挪著蛋。要將蛋弄到樹下。
  「咦,你不是被他欺負了嗎。」蘿蔔精垂下兩片葉子,因為害怕兩隻腳又變成了蘿蔔腿。所以只能一蹦一跳的跟在小妖怪身後。
  「他才沒欺負我,我的蛋怎麼可能欺負我。」小妖怪變成原型,將蛋抱在胸前。
  「那你剛剛怎麼那麼傷心。」
  「那是因為他有裂痕了,要是裂了我就沒有蛋了。」小妖怪很是生氣,鼓著兩頰對著蘿蔔精大聲咆哮。
  蘿蔔精,鑽進地裡將小妖怪咆哮中從雙頰掉落的榛果撿起來,遞給小妖怪。看著小妖怪又一個個塞進嘴裡才好奇的點了點那個讓他很害怕的蛋蛋,問小妖怪,「你抱著他要去哪裡?」
  「他要裂了,我抱他到河邊泡泡。他吸了水可能就不會裂了。」小妖怪吹了吹嘴邊的兩根長長的鬍鬚,得意的看著蘿蔔精眼裡全是快誇獎我,看我這麼聰明的神情。然而,蘿蔔精全然沒注意。
  在大山的中央山道有一個小小的瀑布,瀑布的下方是彎彎曲曲的小河。小河旁生長著許許多多美麗的小花和幾顆龐大的柳樹。在柳樹底下,有一隻甩著大尾巴的小松鼠。以及一根矗立著的蘿蔔和顆光滑的蛋。
  小松鼠將尾巴放進河裡,又跑到蛋麵前將尾巴上吸得水耍得水花四濺滴漏到蛋殼上。蘿蔔精憂心忡忡的看著蛋殼上的裂痕越來越大,怕小妖怪傷心。騙小妖怪說用芭蕉的葉子蓋著更有用些。把小妖怪騙走,才咬了自己葉子上掛著的戒指一口。那戒指被咬了口後,冒了一陣白煙後,從戒指的方向冒出了一個虛幻的人影。那個人影伸了伸懶腰,對著蘿蔔精風情萬種的笑了笑,「咦,小蘿蔔是想我了嗎?」
  蘿蔔精看著那個每次出現都是衣衫襤褸的人,那人長得又比山谷中最漂亮的花蝴蝶還好看。蘿蔔精本來就紅著的臉就更紅了,他很不好意思的對那個人說,「你能不能幫小妖怪救救這顆蛋,他就要裂了。」
  那個虛幻的人影很是好奇的看了看那顆蛋,伸出修長的手對著蛋微微收了收。然後放聲大笑道,「真是可憐,那麼厲害的妖怪竟然會淪落到變成一顆蛋。這個要是等他恢復過來還不待把你們這些見過他原型的人消滅個乾淨。」
  蘿蔔精用看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看著那個莫名其妙笑起來的人,雖然他笑起來也很好看。
  「可以救嗎?要是他裂了小妖怪會哭的。」
  「小蘿蔔,這個啊,他不是要裂了。他啊是要出生了。你讓小妖怪,今天在河邊守他一晚,明日辰時小妖怪就會有孩子了。」
  「咦,真的嗎?這裡面是個孩子嗎?」蘿蔔精兩眼放光的看著那個裂得更厲害的蛋,想著裡面是一個圓滾滾的小寶寶,小聲笑了笑,「那這個是我和小妖怪的寶寶嗎?」
  那個人影似乎像被嗆了口,才悶笑道,「小蘿蔔可要離他遠些,這裡啊會出來一隻兔子呢。兔子呢是最喜歡吃胡蘿蔔的。」
  等小妖怪叼著幾片可以蓋住他的芭蕉葉回來時看見花容失色的蘿蔔精將蛋甩給他就火燒屁股一樣逃走了。小妖怪不解得搖了搖頭,將芭蕉葉蓋在蛋蛋上,拍了拍。才一臉滿足的從鼓著的雙頰裡掏出一顆榛果慢慢的吃著。

  ☆、第2 章

  小妖怪在河邊待了一夜,夜裡總是聽見咔呲咔呲的破殼聲。他很是睏倦的摸了摸蛋蛋,想看看他的蛋是不是還完好。但是他模模糊糊摸了個空。嚇得一身冷汗,忙睜開眼去看他的蛋。看見一地碎掉了蛋殼,小妖怪難過得哭了出來。本來還是小聲小聲的哭著,後來他覺得這樣哭有點小氣,於是他放聲大哭了起來。本來還睡著的海魚捂著耳朵氣憤憤的遊走了,本來還燦爛的開著的花朵也黑著臉捂著花瓣。旁邊的柳樹艱難的把深入泥土的根往旁邊挪了挪,在挪了挪。
  許是看小妖怪哭的聲音實在是太難聽了。從一地碎掉的蛋殼中蠕動著一隻小小的沒毛的嫩嫩的有四個爪子的東西。小妖怪淚眼迷濛的看著那個眉毛的東西,瞬間就把眼淚咽了回去。他伸出手指摸了摸那個在他眼裡醜得要死還沒毛的東西,很是難過的用他難過得像漿糊的腦子想了想。他淚眼汪汪的打了個隔,拿出一個他一直藏在嘴裡的榛果扔到那個眼睛都還沒睜開的小東西面前,「說著,你要是蛋蛋,你就把這個吃了,要是不是你就走吧。我現在難過得要死掉了。不想欺負妖怪。」
  那個小東西絲毫沒聽懂小妖怪說了些什麼,而是非常辛苦的睜開了眼睛。然後伸開了他的爪子踉踉蹌蹌的往小妖怪的方向走去。等他好不容易摸到小妖怪毛絨絨的尾巴時,小東西好像花光了所有的力氣,你屁股坐到了小妖怪的尾巴上,緊緊的抱著小妖怪尾巴上的一戳毛,嘴裡哼了哼就睡過去了。
  小妖怪用兩隻爪子小心翼翼的抱著小東西,聞了聞,發現小東西身上的味道的確是自己的蛋。於是嫌棄的想這個沒毛的東西怎麼這麼醜,一點也不像我,他空出一隻手抓了一把自己的毛蓋在小東西身上。
  小妖怪對著小東西說,「你這麼醜我也不嫌棄你,沒毛的話你肯定會很冷,我還把自己的毛給你蓋了,以後你長大了可要記得啊。」
  說完小妖怪很高興的跳著去找蘿蔔精。
  等小妖怪抱著小東西,戳了戳那個把自己埋在土裡的蘿蔔精很幸福的對著蘿蔔精的兩片葉子說,「小蘿蔔,你快看看。我當爸爸了,這個是蛋蛋生出來的。」
  蘿蔔精瑟瑟發抖把頭往更深處的泥土埋去,顫抖著聲音「你,你,你把他抱遠點,我,我害怕。」
  小妖怪莫名其妙的看著那個連話也說不清的蘿蔔精,不在乎的聳聳肩。把睡著的小東西放到蘿蔔精的兩片大葉子中,然後從自己嘴裡掏出一顆榛果嚼碎用葉子包起來,想等小東西醒來的時候給他吃。
  蘿蔔精魂飛魄散的動也不敢動的舉著兩片大葉子,心裡絕望的想著,完了完了我要被吃掉了,嗚嗚。那個人還沒見他最後一面他舉要被吃掉了。嗚嗚,他還沒有完完全全成型就要被吃掉了。嗚嗚,我好可憐。
  許是,蘿蔔精太害怕了。小東西也感應到了似得在大葉子中轉了個身,面對著蘿蔔精的臉。感覺到了小東西的蠕動。蘿蔔精害怕得閉起了眼睛。等了許久才慢慢的睜開了一隻去看那個睡在他腦袋上的小東西。
  等看見那個小東西的長相時,蘿蔔精才大舒了口氣。慢慢幻為人形,他抖了抖人形腿上的泥,溫柔的抱著小東西,很興奮的對著小妖怪說,「原來不是兔子啊。」
  「本來就不是兔子啊,我和蛋蛋的孩子怎麼可能是那等膽小的東西。」小妖怪將榛果咬碎分了好幾個小包,才算忙完。他揉了揉嚼得生疼的嘴角,然後去抱小東西滿是疼愛的看著他,「我要好好養他,讓他當這山上的霸王。」
  「我可以當他的肝爹嗎?我好久沒在山上看見其他的活物了。咦,他怎麼沒毛啊?」
  「蛋蛋也沒毛啊,可能跟蛋蛋一樣的吧。」
  「那他叫什麼啊?」
  「小蛋蛋怎麼樣?」
  「什麼啊,太難聽了。」
  「才不會,你看小東西都沒反對。」

  日子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過著。只是最近小妖怪很是憂愁,他憂心忡忡的看著他家的蛋蛋一口一口的嚼著珠寶,很是心疼的想著還好山頂那個大妖怪的洞裡有許許多多的金子,要不然按照小蛋蛋這樣的吃法。小妖怪早就破產了。
  用竹筒裝滿水,放到小東西面前,很是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肚子「蛋蛋啊,你喝點水吧,你這樣一直嚼著金子可別噎著了。」
  小東西,瞇著眼睛在小妖怪的手裡磨蹭了下,嗚嗚的哼了哼。
  妖怪等小東西睡著了,才小心翼翼的去找蘿蔔精,愁眉苦臉的說,「小蘿蔔,蛋蛋只吃那些金燦燦的東西可怎麼辦,會不會有一天把肚子撐破了啊,你說我要不要把他這個習慣改了啊。你看別的妖怪養了五十年早就長得大大的了,我家的蛋蛋一點也沒長,還吧會說話,你說蛋蛋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啊?」
  蘿蔔精也很難過畢竟照顧小東西那麼久了,把小東當孩子一樣看待的蘿蔔精每每看見小東西費力咬著金子。又都不長大都很揪心。兩個妖怪憂心忡忡坐在小土丘上。想著要怎麼才能把小東西養大,蘿蔔精吸了口泥土裡的日夜精華,想了想對著小妖怪說,「我們搬到大妖怪的洞裡去住吧,那裡靈氣足些。蛋蛋可能更容易長大。」
  小妖怪聽了覺得很有道理,連夜就把我連著小東西一起打包到了大妖怪的洞穴。
  蘿蔔精也在洞裡挖了個坑把自己埋了進去。兩個人就這樣守著一個白白的小東西一整晚。
  

  ☆、第3 章

  等小妖怪在睜開眼睛時,看見一個白白的牆,牆上有著一塊一塊像金子一樣的鱗片。小妖怪很是高興,他上前扣了扣牆想把牆上像金子一樣的鱗片扣下來給小東西吃。可是剛剛碰到牆。那白色的牆就往後移了移。小妖怪不死心的在往前移。就聽見一陣雷鳴般的哼聲從頭頂傳來,小妖怪茫然的抬頭看去。看見銅鈴般的金色大眼。嚇得魂飛魄散。他想去拎著他家的小東西逃走。可是半天也沒找著,「大大大妖怪你回來了啊,我就是借住了一晚,沒拿你東西的,我現在就走。」
  沒等小妖怪走出幾步,就想起來小東西和蘿蔔精還在洞內。自己不能一走了之,於是他又反身回到洞內。對著對他來說巨大無比的大妖怪說,「我的孩子還在這個洞裡,能允許我找找嗎?」
  小妖怪也顧不得大妖怪是不是同意。緊張的尋找小東西,可是死活找不到,小妖怪很傷心又很絕望,他覺得是大妖怪把他的蛋蛋吃掉了,可是他又打不過大妖怪,於是他做在地方一口鼻涕一口淚的大哭起來。哭得太厲害了他都沒法正常講話,「大妖怪,你是不是把我的蛋蛋吃掉了。可是他那麼小你為什麼要吃他,我比他大得多你怎麼不吃我。他的肚子裡都是硬邦邦的石頭。你把他吐出來好不好。我給你吃,我肉比較軟。」說完還打了個哭隔。
  那個大妖怪沒說話,只是抬起了他巨大的手掌想去摸小妖怪的頭。但是無奈,大妖怪真的是太大了,小松鼠總是會在大妖怪的手指縫中溜走。大妖怪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似乎很是不解的愣了愣。過了許久才拍了拍腦袋。
  於是小妖怪看著本來是巨大的妖怪忽然就變成了一個赤身裸體的俊朗的男孩子,只是這個男孩子長得過於好看了些,小妖怪眼紅紅的想,這個大妖怪人形看起來比這個山上所有妖怪的人形還要好看。他的頭髮又黑有長。小松鼠不自覺的也幻成了人形,看著和自己一般高卻比自己好看了幾百倍的大妖怪。小妖怪就更傷心了,他又從嘴裡拿出幾顆榛果丟到大妖怪的身上。
  「你把我的蛋蛋吐出來。」
  「你在做什麼小妖怪,咦蛋蛋可以化成人形了嗎?」蘿蔔精將腦袋上的泥土要到地上,也不起身就半截身子在土裡半截身子趴到地面看著小妖怪們。
  「他才不是蛋蛋,嗯。我蛋蛋的手上有我咬的印子。他才沒……咦,他有。你是蛋蛋。」小妖怪像是被嚇到了般,瞪大了松鼠眼。滴溜溜的看著大妖怪。然後很是幸福的抱著那個赤身裸體的大妖怪,「我以為你被大妖怪吃掉了,原來你就是大妖怪。可是大妖怪你怎麼會變成一顆蛋。還那麼小啊?」
  大妖怪伸出一根手指把小妖怪隔離開,又對著自己打了個響指。就穿上了間金燦燦的外衣。烏黑的頭髮上也綁了根煞是好看的流蘇帶。「我乃是此地的守護神龍,不是什麼大妖怪。前些時間受了重傷才會回歸本體。謝謝你們相救。只是這個山頂是我神龍臥居,尋常妖怪不可隨意進出。還請速速離去。」大妖怪沉著一張臉頭也不回的將小妖怪和蘿蔔精掃地出門。
  小妖怪和蘿蔔精灰頭土臉的被大妖怪的掌風順回了家。
  小妖怪兩眼發光的對著蘿蔔精說,「原來蛋蛋就是大妖怪啊,沒想到大妖怪人形那麼好看「小妖怪坐在小土丘上一個人痴痴地傻笑著,「我還跟蛋型的大妖怪睡了那麼久。」
  蘿蔔精嚇壞了,他怎麼也沒想到蛋蛋原來就是大妖怪。他憂心忡忡的看著樂不思蜀的小妖怪。想小妖怪沒了蛋蛋肯定很傷心,現在都思想錯亂,像傻子一樣了。
  蘿蔔精可憐兮兮的摸了摸小妖怪的頭。對著小妖怪說,「沒事的小妖怪,大妖怪就是蛋蛋,你要是想蛋蛋我們就偷偷的爬山去看大妖怪。」
  小妖怪聽到後。對著蘿蔔精傻笑。對啊,我可以上山去看大妖怪。

  ☆、第4 章

  小妖怪夜裡化為原型偷偷的跑到大妖怪的洞裡去看大妖怪吃金子,因為大妖怪的原型實在是太大了,小妖怪看不見大妖怪的整個身子,只能是今天看見一隻腳明天看見一隻腿,後天看見一隻眼睛的來來回回折騰著。小妖怪想為什麼大妖怪不變成人形,他臉紅的想到大妖怪的原型那麼好看,比他看見的所有妖怪都要好看。
  直到有一天小妖怪像尋常一樣的把竹筒裡的水挪到大妖怪洞裡,看見一個渾身赤裸的人影躺在大妖怪的窩裡。小妖怪嚇了一跳,等到小妖怪走前才發現原來是大妖怪的人形。他很不好意思的上下打量著大妖怪的身體,一邊伸出抓子去摸美人的白玉手臂。然後偷偷的在美人懷裡捲著身子窩著,他捂著嘴偷偷的笑著。一不小心從嘴裡掉出來的榛果掉到了美人的肚子上,小妖怪趕忙抓住哪個滾著的榛果。只是美人似乎被小妖怪弄得癢了,他微微翻了個身。把小妖怪半壓在懷裡睡著。小妖怪因禍得福很是高興,偷偷的聞了大妖怪身上很好聞的味道不小心也睡了過去。
  等到大妖怪醒來時就看見那個被他壓得奄奄一息的小妖怪,他用了許多靈力才讓小妖怪恢復些體力。大妖怪很是內疚,他其實還記得小妖怪是怎麼照顧他的,也知道小妖怪每一天都會來看他。只是他原本就是很強壯的龍,被小妖怪看到他那麼弱的時候他覺得很不好意思才不去理小妖怪的。可是他很想小妖怪又怕小妖怪厭惡他原型的龐大,也不像還在小妖怪身邊那麼迷你了,大妖怪委屈的撇撇嘴變成人形淚眼汪汪的看著小妖怪,所以等小妖怪睜開雙眼就看見淚眼婆娑,眼圈微紅的大妖怪亭亭玉立的站在床邊看著他,他很是心疼的把大妖怪的眼淚擦去,「蛋蛋這是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大妖怪聽到小妖怪的稱呼很是不高興,他想自己本來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為什麼小妖怪要給他取一個這麼難聽的名字?
  「我叫白染,不叫蛋蛋。以後你別跑到洞裡來,我會把你壓死的。」
  小妖怪啞然,他不知道為什麼剛剛還好好的大妖怪轉眼間就這麼冷漠。他苦惱的把尾巴甩了甩,垂頭喪氣的一步三回頭的走出洞口。剛想對大妖怪說些什麼,就看見洞門的大門無情的關了起來。小妖怪就只能帶著他碎了一地的心臟委委屈屈的回家。
  而另一邊大妖怪對著洞裡的金子無情的噴著火,他看見小妖怪那麼聽話的走出洞,連句話都不成跟他講就很生氣,他使勁的把燒的火紅的金子塞進嘴裡憤憤然的想著下次小妖怪來的話絕不給他偷偷的開門。
  小妖怪已經有幾天沒上山頂去看大妖怪了,也不知道每一天大妖怪都滿眼期待著上山的小道又滿心失望的收回眼光。小妖怪坐在小土丘上撐著腦袋對著半埋在土裡的蘿蔔精唉聲嘆氣,蘿蔔精數著小妖怪第兩百次的嘆氣終於忍不住了,他從土裡鑽出來對著小妖怪怒目而視,「小妖怪你要是在嘆氣的話,我就要打人了。」
  「小蘿蔔,蛋蛋不理我了。」
  「他不理你,你去理他就好了啊!」
  「可是我怕他討厭我。」
  「沒關係的,反正你再這樣下去我也會不理你的。」
  「我又不在乎你理不理我。」
  等小妖怪好不容易忍耐不住又偷偷的跑上山去看大妖怪時,就看見已經換成人形的大妖怪正在把金子當成零食一個個塞進嘴裡。其實說實話這樣的場景是有一點嚇人的,但小妖怪毫不在乎,他兩眼冒著光的想著他家的蛋蛋就是吃東西也這麼別緻。他惦著腳,偷偷的躲在石頭邊去看大妖怪,直到大妖怪咳嗽了一聲才急急忙忙的把已經裝了好些天的竹筒水放到大妖怪面前,「我不是故意要來看你的,我只是怕你噎著了。我現在就要走了。」
  說完小妖怪就要難過的走掉了,走了許久小妖怪才發現有什麼不對的,他一直在走怎麼位置沒變動呢。他緩緩回頭才看見一直拉著他尾巴的大妖怪正一臉冷酷的看著他。
  「你就不這麼不想在這待著了。」
  小妖怪一臉問號的看著大妖怪好想問,你是怎麼得到的這樣錯誤的見解。
  「算了,你走吧,走了就不要在上山了。」大妖怪傲嬌的對著小妖怪抬了抬頭。
  小妖怪很是無語的看著大妖怪那張美麗的臉以及一直拉著他尾巴的芊芊玉手。哪怕他再蠢也是知道大妖怪不想他走的。他也不去要求大妖怪放手,而是跑到那堆金子面前對著大妖怪懇求道,「我的窩被風吹掉了,沒有家了。很可憐的你收留我幾天好不好?」
  「不好,你又不喜歡我這,都有四天沒來了。四天沒來了,那麼不喜歡上來幹嘛要在我這留宿啊。」大妖怪心情很好的說著。
  「可是我沒有家了,我也算是你救命恩人。你就當報答我好不好?」小妖怪可憐兮兮的說。
  「那好吧,說好了,不是我要你留下,是我要報答你救命之恩的。」
  「嗯,是的是的。」小妖怪拼了命的點頭就怕大妖怪下一秒會反對似的。

  ☆、第5 章

  小妖怪開始樂不思蜀的在山頂住了下來,白天就看大妖怪吃金子。夜裡就看大妖怪吐火。
  每天大妖怪吃金子的時候小妖怪就在旁邊狗腿的捧著竹筒水,大妖怪雖然每次都很傲嬌的不去理會小妖怪,但小妖怪每次打的水他都會很小心的一滴不漏的喝完,小妖怪從別的妖怪搶來的金子雖然不多,大妖怪也會提前吃完。小妖怪夜裡怕冷,大妖怪也會吐火在火堆上讓小妖怪取暖。只是在小妖怪醒來的時候大妖怪又會把一切恢復成原樣,於是小妖怪仍舊什麼也不知道。
  這天小妖怪又去給大妖怪搶金子,只是那個視財如命的土撥鼠死活也不肯給。小妖怪提著土撥鼠的胖得不知道是不是下巴的脖子,陰深深的威脅著,「你要是不給我金子,我就去告訴山下那個老伯伯說你老是去啃他的蘿蔔,讓他把你逮住吃掉。」
  土撥鼠眼淚汪汪的看著小妖怪什麼話也不說,就抱著他的金子大哭起來。小妖怪本來肆無忌憚的,但看見土撥鼠哭得太過撕心裂肺。於是他放下土撥鼠對他背對著他揮了揮手,「算了,你也沒多少金子肯定是不夠蛋蛋吃的。我還是去找其他的妖怪問問。你可別哭了啊!」還沒等小妖怪說完,土撥鼠就抱著他的金子一頭往地洞裡鑽去,只是他本來就胖得跟求一樣了。在抱著金子就鑽不進去了,於是小妖怪就看見土撥鼠的兩隻腳丫子在地面胡亂的蹬著。他走過去,費了好大力氣才把土撥鼠拔了起來。幫他把金子丟進去洞裡才對著已經傻了的土撥鼠說,「我不搶你金子了你可以慢慢鑽不要急的。」
  等送走了土撥鼠,小妖怪拿著那隻肥的看不見脖子的土撥鼠給的一個小的不能在小的金子又去了蘿蔔精的小土堆上唉聲嘆氣的坐著。蘿蔔精本來已經在土裡很安靜的吸收著天地靈氣,只是小妖怪的尾巴老是一掃一掃的把泥土甩到了他的兩片大葉子上,他很是生氣的變成人形,呸呸的吐了好幾口泥土,「小妖怪,你這又是要幹嘛?」
  小妖怪皺著眉頭算了算自己已經快要被大妖怪吃光的金子,發覺他快要養不起大妖怪了。哭喪著臉去看蘿蔔精那張無論何時都紅彤彤的臉,「小蘿蔔,我要養不起蛋蛋了。我沒有金子了。蛋蛋那麼喜歡吃金子,要是不吃金子蛋蛋會不會死啊?」
  想著想著,他腦海裡似乎看見了人形的大妖怪奄奄一息的躺在窩裡面無血色的捂著肚子對著他說,「小妖怪我要餓死了。」然後兩眼一閉就死了。
  小妖怪想了想本來只是哭喪著臉馬上就變得絕望了,他的眼淚在眼裡打轉,打著打著不小心掉了下來。於是他就更難過了,大聲的哭了起來。蘿蔔精的心都要給小妖怪哭疼了,他胡亂的圍著小妖怪轉著,頭上的兩片大葉子胡亂的拍著小妖怪的臉想把小妖怪的眼淚擦掉,只是他剛剛才從泥裡轉出來,所以小妖怪的臉也理所應當的變成了花臉。
  「你在哭什麼?」小妖怪本來還獨自哭泣著,忽然聽見了大妖怪清冷的聲音。
  他轉了個身看見人形的穿著金燦燦衣服的大妖怪,很是高興的跑過去抱著大妖怪,「我會賺好多號多的金子,你不要死。」
  白染很是無語的看著小妖怪,一邊也在疑惑著他到底在小妖怪眼裡是什麼形象讓小妖怪覺得他是個沒有金子的人。他身為一個活了幾萬年的龍也算是個富可敵國的神仙了。畢竟龍是所有神獸中最喜歡金子的,他臉紅紅的想到了難道是這幾天他一直吃得太多了小妖怪覺得他太會吃了。可是他控制不住對金燦燦的東西的喜歡啊。白染下定決心要克制自己對金子的喜歡,至少不能再小妖怪面前吃太多。
  「我有金子,不會死的。」他蹲下身子摸了摸一直抱著他一隻腳的松鼠。用他金絲網縫的衣服在他看來是世界上最好看的衣服擦了擦松鼠那張狼狽的臉,把小妖怪臉上的毛擦掉了好大一簇。
  小妖怪忍著疼對著白染笑得很勉強,他偷偷的把被白染擦掉的毛拿回來,齜牙咧嘴的說,「蛋蛋,沒事的。我會賺好多好多的金子的,你可以隨便吃。不要餓肚子。」

  ☆、第6 章

  在日落西山的時刻,山上一片朦朦朧當然不包括小妖怪和大妖怪的哪個窩,畢竟對於渾身金燦燦的白染來說他就是一個移動的小型太陽,想要見到黑暗也是不容易得很。只是這幾日他的臉色不是很好,這個讓小妖怪很揪心,因為他發現自家的蛋蛋最近食慾不是很好,老是吃得很少就不吃了。見過蛋蛋家裡的金山和銀庫的小妖怪很是傷腦筋,因為他們家蛋蛋是一個很富裕很富裕的妖怪。也許就是有十個蛋蛋一直吃上個百十年可能也吃不掉大妖怪家的金子。可是現在蛋蛋都很在他面前吃金子了,他摸著大妖怪暗淡了不少的衣服,對著和鼓著嘴喝水的大妖怪擔憂的說道,「蛋蛋,你最近是不是胃口不好啊,要不我把你的金子拿去炒炒加點鹽或加點糖嗎?」
  白染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盯著小妖怪,一臉你是智障的表情。
  小妖怪不好意思的掩了掩嘴,把嘴邊快要落出來的榛果又塞進了嘴裡。
  「我看你最近吃得少了,想是不是最近的金子不好吃了。」說完又捂了摀嘴。
  白染不去理會他的話,而是走到小妖怪面前,捏著小妖怪的嘴角,「你嘴怎麼了。怎麼含不住東西,受傷了?」
  小妖怪聞著大妖怪身上屬於龍獨有的龍息,看著大妖怪近在咫尺的完美無瑕的臉。感覺心臟就要跳出來了。他完完全全沒聽清楚大妖怪說了什麼。他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大妖怪捏著他的那處。熱熱的軟軟的「砰」的一聲,本來還是人形的小妖怪就變成了小松鼠的原型。
  「小妖怪。我問你你的嘴怎麼了?」白染提著那隻抱著他一根手指的笨松鼠。
  「我看你最近吃得少了,懷疑是不是金子的味道不好了,所以也吃了一塊……」小妖怪在大妖怪越來越難看的臉色下越來越小聲的說,到最後連話都不敢講了。
  白染一直覺得自己是不會死掉了的。直到他遇到了一直笨到世間絕無僅有的一隻松鼠,他感覺已經能預知他的死亡方式了,不外乎是被小妖怪給笨死的。他背對著小妖怪對著洞府內吐了一大口火,才把氣消了些。
  從此之後,為了讓那隻笨得要死的松鼠能好好活著,白染再也不敢節食。只是白染很奇怪,因為他發現他家的小妖怪最近不敢看他了,老是看到他就躲躲閃閃的。連話都不敢跟他說也不纏他了,每一次放下竹筒水就羞答答的跑掉了,留下一頭霧水的白染。
  這天放下竹筒水就要走掉的小妖怪被大妖怪攔住了,大妖怪看著臉紅得像蘋果一樣的小妖怪很是困惑。把手放到了小妖怪的額頭量了量發現溫度並不高,在把手放下來時。他赫然發現本來只是微紅的臉已經變得深紅了,他又怕自己的手剛剛摸過涼涼的竹筒水可能量不出來,於是他用額頭去對著小妖怪的額頭去量,等他確定小妖怪便沒有發燒時才一臉疑惑的移開了額頭,正要對著小妖怪說什麼就看見小妖怪直挺挺的倒下了……
大妖怪一臉問號的矗立了良久才想起來要把倒在地上的小妖怪抱到窩裡。只是還沒等大妖怪的手碰到小妖怪,原本還直挺挺躺著的小妖怪就一個鯉魚打滾的爬了起來,然後頭也不回的絕塵而去。大妖怪決定了就讓那隻小妖怪笨死吧……

  ☆、第7 章

  小妖怪離開大妖怪後飛奔著跳到水裡,在冰涼的水裡泡了很久才哆哆嗦嗦的從河裡走到岸上,他覺得他要完蛋了,他看見大妖怪就想去撥大妖怪的衣服,他想去親大妖怪。可是看見大妖怪他就會臉紅,大妖怪走到他身邊他就覺得頭昏腦漲,根本沒辦法思考。小妖怪煩惱的抓了把自己的毛髮。想著要怎麼樣才能把大妖怪變成自己家的媳婦,那樣他就可以對著大妖怪這樣那樣了。
  他在河邊嘿嘿的笑了很久,才帶著一臉齷蹉的笑去找蘿蔔精,揪著蘿蔔精的葉子把還在睡覺的蘿蔔精硬生生的從土裡拔了出來。
  分散了一縷神識去跟著小妖怪的大妖怪,看著小妖怪離開自己後跳進水裡良久,後在岸上又奇奇怪怪的神情,本來只是好奇的。在看見小妖怪對著蘿蔔精動手動腳後。大妖怪把手中要喝的竹筒水丟到了洞門外,一臉冰霜的對著洞內噴了許久的冰。把分散出去跟著小妖怪的神識打碎,盯著自己捏過小妖怪的手看了良久,才張口對著手噴火噴了好長時間才記起自己是水火不侵的龍。他對著自己洞內的金子笑了笑,「我是龍啊,是神仙,他為什麼被我碰到了就要去河裡把我碰過的地方洗掉呢?」
  大妖怪說完又覺得自己不能這麼慘兮兮的,他是誰啊。他是龍,一個小妖怪算什麼,不過是可愛了點,不過是養了他五十年,不過是看見過他從蛋裡生出來,不過是給他送過好多好多竹筒水,不過是……大妖怪越想越難過,他走到自己的金庫裡拿出許許多多的金子一直嚼著嚼著直到難過的睡著。
  而另一邊的小妖怪卻在很興奮的對著蘿蔔精說,「小蘿蔔,我遇到我喜歡的妖怪了。」
  蘿蔔精豎著兩片大葉子去看小妖怪也很是高興。
  「真的嗎?那小妖怪以後有人陪你睡覺了,我聽樹爺爺說,互相喜歡的人是要在一起睡覺的。」
  小妖怪很不好意思的看著蘿蔔精摸了摸自己又紅起來的臉,「可是他比我大好多,我打不過他,那怎麼才能和他睡覺呢?」
  蘿蔔精很疑惑的看著小妖怪,「你不是喜歡他嗎?幹嘛要和他打架啊。在一起睡覺又不要打架。」
  「可是,我看過人類的小人書,有一個人是要在上面有一個人要在下面的人。我這麼厲害肯定是要在上面的。」小妖怪抬起自己胖了不少的手臂對著蘿蔔精比劃。
  「是嗎?在上面的人就比較厲害嗎?你哪個小人書也給我看看吧。」蘿蔔精很是好奇的看著小妖怪從懷裡掏出來的書,看了幾頁就刷的一聲把書蓋上了然後紅著一張臉對著小松鼠,「你……你……怎麼……看這種書……」
  「咦,小蘿蔔你沒看過嗎?」小妖怪看著紅著臉的蘿蔔精把兩邊大葉子蓋在自己臉上,想著自己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的父母在自己才開靈識時,就在自己眼前表演了許許多多少兒不宜的事,讓他以為這種事情是很正常的了。
  蘿蔔精用兩片大葉子捂著臉,發現好像不管用,他好像看見沒穿衣服的那個人了。
  蘿蔔精不再去理會小妖怪說了什麼,而是頭上冒著煙的一頭埋進土裡。留下一頭霧水的小妖怪獨自苦惱著怎麼才能睡到他的大妖怪。

  ☆、第8 章

  小妖怪第二天清晨彆扭的拿著竹筒水去看大妖怪,看到一堵金燦燦的牆時一臉疑惑,因為他已經很久沒有看見過大妖怪的原型,他在大妖怪身上爬了很久才爬到了還閉眼睛打呼嚕的大妖怪臉上,看著大妖怪那個比他整個身子還要寬大的嘴唇小妖怪很是害羞的把嘴巴湊了上去,然後帶著一頭燒焦了的毛火急火燎的在地上滾爬。他不知道大妖怪打呼嚕的氣息都是帶著火焰的。
  小妖怪苦惱的想著,這樣子的話怎麼才能睡到大妖怪呢?
  小妖怪一個人在睡覺的大妖怪面前待了很久很久,可是等天黑了大妖怪還是沒有醒來,小妖怪才戀戀不捨的下山去了,等小妖怪的身影消失在了洞門口的瞬間。
  大妖怪睜開了閉著的眼睛對著山洞噴了好久的火,變成人形的大妖怪來來回回的摸了摸嘴唇,難道小妖怪昨天跳到河裡是因為害羞,想著想著又是一口火噴了出來。現在看見的大妖怪的衣服也不再像是平日裡金燦燦的模樣而是粉金色的。大妖怪摸出一個金子咬一口噴一口火,傻傻的一個人笑了笑。他想等小妖怪明天上來的時候一定對小妖怪好點。
  在山上的榕樹妖頭很疼,他敢怒不敢言的看著小妖怪拔掉了他一片又一片的葉子終究還是沒忍住答了小妖怪的話,「你可別再拔我的葉子了,這秋天我的葉子本來就不多,你再這樣拔下去我就要變成禿頭了。」
  小妖怪停了停手,不再去揪榕樹妖的頭髮,而是坐在樹上唉聲嘆氣。等了許久才對著榕樹要拍了下,「伯伯,你說要送給喜歡的人要什麼禮物才好呢?」
  「喜歡的人自然是要越貴重越好的,像深林裡的那隻蛇妖不就是看在山熊妖送了他金銀珠寶才嫁給他的嗎?」
  小妖怪想起了大妖怪的金庫無情的拍掉了榕樹妖給的建議,「伯伯他比我富裕很多很多。」
  「啊,這樣啊,那就只能送些有心意的禮物了。比如說仙草靈氣之類的。唉,說到仙草的話,深谷那邊的雪蓮是不是快要開了。可惜了那邊天氣實在是太冷壞妖怪又很多,要不然老人家我也是要去搶一搶的,畢竟那個吃下去可以漲幾百年的功力呢。」榕樹妖本來只是說說而已,可是看見兩眼發光,又往嘴裡塞了好幾顆榛果的小妖怪忙用兩根枝條抓住就要蹦起來的小妖怪,「你可別胡鬧,那麼危險的地方豈是你這等小妖可去的地方。可別去害了性命,小老頭可會於心不安。」
  小妖怪用了十二分的力氣才掙脫了枝條,他跳到另一顆樹上對著榕樹要笑了笑,「我要去摘那朵雪蓮了。這樣大妖怪肯定就會同意和我在一起的。」說完他就拿了片大葉子將他窩裡所有的榛果都打包了起來,帶著那個小包裹就往大山深處走去。一點也不去管榕樹妖在那氣急敗壞的大聲挽留想要阻止他。
  小妖怪一路信心滿滿的的沿著大山深處走去,路上碰到的一些半成型的花花草草也沒停下來。他一路胡思亂想著,想著他的大妖怪要是看見他送的雪蓮會不會很高興。很高興的話,會不會就喜歡他了,他捂著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一臉勢在必得的神情義無反顧的往大山深處走去
  。

  ☆、第9 章

  小妖怪歷經磨難好不容易才爬到了冷得要死的雪蓮生長的地方。目瞪口呆的看著兩隻白色的比他龐大數百倍的熊,訕笑道,「我,我,我只摘一朵可不可以?」
  兩隻白熊凶神惡煞對著小妖怪搖頭。
  「這雪蓮向來是我們兄弟兩人之物,你這等小妖可別來送死。」
  小妖怪一氣之下將口裡的榛果賦予靈力射向大熊,妄想能頂住大熊一時片刻。
  奈何這兩隻大熊畢竟不是山裡那些溫和且妖力低下的小妖,所以小妖怪很快就不被大熊打得奄奄一息。
  他擦了嘴角的一絲血,絲毫不放棄的向著雪蓮方向爬去。他想大妖怪那般不食人間煙火的妖怪必然會很喜歡雪蓮這樣的稀罕東西,畢竟雪蓮那樣晶瑩透亮那麼好看。他吐了一口血承受住了大熊的一掌,頓了頓,看著前方白茫茫的一片裡似乎出現了大妖怪的幻影,那麼金燦燦那麼刺眼。直到兩隻大熊如破布一樣倒在他的面前,小妖怪才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大妖怪那張美得不可方物的臉。
  「蛋蛋你怎麼來了。」
  「我要是不來就可以替你收屍了。」大妖怪非常生氣的踢了踢在他龍息下瑟瑟發抖的兩隻大白熊,又將被打得半死的小妖怪療了傷。
  「不會的,我啊沒看見蛋蛋你是不會死的。吶,這個還算是我送給你的吧?」
  大妖怪看著小妖怪一臉血髒兮兮的拿著一朵雪蓮兩隻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心裡一陣悸動,他摸了摸小妖怪的頭,「你是為了送給我才來的嗎?」
  「當然啊,在這山裡只有蛋蛋才配得上雪蓮。」
  「那你是覺得雪蓮重要還是你重要?」
  「當然是雪蓮啊!」
  「那你和我呢?」
  「當然是你啊!」說完小妖怪連忙唔著嘴,不敢再開口就怕大妖怪不高興。
  「你為什麼要送我雪蓮?」大妖怪低頭去看臉已經紅得可以滴出血來的小妖怪,柔聲說道。
  「我,我……我喜歡你,所以想送給你雪蓮。讓你嫁給我。」小妖怪壯著膽子對著大妖怪說完就立馬轉身背對著大妖怪,就怕看見大妖怪不好的臉色,直到聽到大妖怪說的一句好。才一臉不可置信的轉回來看著大妖怪,「你剛剛說了什麼?」
  「我說好,怎麼,你不願意?」
  「我願意,我願意的。」
  於是,大妖怪和小妖怪就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全文完】

題目 : 耽美小說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古風 玄幻 短文 溫馨 寵愛 圈養 強攻 受寵攻

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傻白甜

白傻甜
攻受都傻呼呼的
自我介紹

妙妙

Author:妙妙
分享食用後值得回味的文,評價純屬個人喜好,私人收藏無授權,如有冒犯請見諒,夜深請低調,看文的大大們晚安。

字體大小
失眠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調色盤
每月文章
文章搜尋
安眠藥
夢遊者
深夜夢話
文章類別
萌點關鍵字

寵愛 溫馨 強攻 攻寵受 圈養 現代 玄幻 短文 古風 都市 冤家 強取 穿越 歡樂 獸人 受寵攻 強受 生子 年下 宮廷 瓶邪 科幻 重生 同人 弱受 盜墓 主僕 靈異 江湖 喬裝 暗黑 校園 種田 懸疑 未來 竹馬 魔法 前世今生 鄉村 軍文 異能 末日 病弱 兄弟 未成年 星空 美食 修真 空間 黑幫 殘疾 偽父子 師生 機甲 原始社會 網遊 雙性 大叔受 血族 大叔攻 觸手 民國 監獄 弱攻 網配 解石 病殘 父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失眠國度
Flag Counter
輕輕戳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最新拍手排行榜
累計拍手排行榜
聯絡妙妙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好友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管理連結